游泳

绝世邪君 第六百三十三章 利用剑宗

2020-01-13 20:04: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邪君 第六百三十三章 利用剑宗

“名器.”秦石倒吸了口冷气.

要知道.他这辈子.可才见过一把名器.就是云雾道者手中的紫砂剑.沒想到在这孔贤慧的手上.竟然也拥有名器.

“小家伙.刚才也就是你机智.沒对这小女娃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否则的话.估计你现在啊.已经被这名器给阉成太监了.”邪魔在心底坏坏的笑道:“我能感觉到.这名器比那什么紫莎剑还要强横.而且在这名器的中央.有一股非常恐怖的力量.我要是沒猜错的话.那力量应该是名域境大能所留.”

“域.域境.”秦石噎口吐沫.先是比紫砂剑强大.后是域境大能留下的力量.他心底已经凌乱了.

古怪的望向孔贤慧.秦石突然想起刚才.邪魔用他的左手对孔贤慧做出的轻薄之事.一股莫名的怒意在心底晕开:“邪魔.刚才也就是我命大.否则本少非他妈弄死你.”

多悬吧.你说说多悬吧.

差一点啊.秦石就要成太监了.

一时间.他明白为什么.选过孔贤慧的男人.再也沒有來过第二次.就算是來了.命根子都沒了.那还能做什么.不要活活被憋死啊.

“那个.那个贤惠啊.你先把这东西收起來.这要不小心误伤了多不好啊.”秦石怯声怯语的嘿嘿一笑.

“你放心.这翡翠轻盈舞.在沒有我的允许下.是不会伤到任何人得.”孔贤慧摇了摇头.

叽咕挤咕眼睛.这女人说的话秦石可不敢信.看出秦石的警惕.孔贤慧摇了摇头.将那翡翠轻盈舞收起:“沒想到.刚才敢和刀疤交手的你.胆子竟然这么小.”

“胡说.这是胆小的问題吗.我只是觉得.咱们无冤无仇的.万一误伤了你多不好.”秦石狡辩道.

但对他的狡辩.孔贤慧毫无反应.

最后.秦石只好败下阵來:“话说.你拿着这么个宝贝在我面前.难道你就不怕我抢走它吗.”

“第一.我觉得你不会.你刚才的感情流露出是装不出來的.你应该是一个好人.第二.你抢不走.就算你抢走也沒用.这翡翠轻盈舞.天底下只有我一人能够使用.”孔贤慧的声音缓和很多.沒了之间那样的凄凉.

“就你能用.我不信.”秦石撇了撇嘴.

“不信.你大可拿去试试.”孔贤慧玉手一抛.翡翠轻盈舞就落到秦石手上.

握着翡翠轻盈舞.秦石不信邪的研究一番.但让他意外的是.他竟然真的用不了.

“别试了.这名器中.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将其封印住了.”邪魔打击的道.

秦石窘迫道:“那为什么她能用.”

“应该是某种特殊的体制.这女娃娃身上的气息非常独特.连我都无法看透.只有她这体制内的气息.才能够唤醒这把名器.你再怎么试也沒有用.”邪魔道出原委.

了解情况.秦石心里这个恨啊.本來想试试名器的威力.活这么大他还沒用过名器呢.最后心有不甘的又试了几次.但无论是灵力或是精神力.这翡翠轻盈舞就是无动于衷.

唯一的一次反应.还是孔贤慧轻轻伸手.那翡翠轻盈舞马上像受到召唤一样.不由自主的飞回到孔贤慧手中.

“这一次.信了吧.”孔贤慧悠然道.

秦石心里不服气.但却毫无办法.

而就在暮色降临.窗外已经被黑暗笼罩时.识海中突然传递來滚滚的压力.令他的思绪紧绷.收敛心神.

“小家伙.來了.”

邪魔开口.秦石的神色骤变.他知道邪魔说的來了是指什么.

旋即.他搂住孔贤慧的蛮腰:“站稳了.我们走.”

“嗯.”

孔贤慧娇容失色.沒等她反应过來.她的娇躯便被秦石抱起.秦石的单手虚空一转.冲着棚顶击出数道雷光.生生将棚顶击出个窟窿.带着孔贤慧就飞出这兽性媚夜.

刚出兽性媚夜.秦石的黑眸朝后一探.只见数十道金玉其外的青年.踏着清风逼近.

“是乱域的人.”孔贤慧轻颤.

“我知道.别出声.”秦石黑眸一凝.凭借精神力扫量一番.不由皱了皱眉:“一名七天之境.三名六天之境.呵呵.这乱域可真是下了血本啊.”

这种阵容.让他感到棘手.

但马上.秦石的黑眸闪过几分光泽.嘴角带着戏谑的上扬:“邪魔.告诉我剑宗人的方向.”

“西南处.十万米.小家伙.你要做什么.”

“他们不是都要找我吗.那就让他们争去吧.本少这么抢手.”秦石坏坏一笑.抱着孔贤慧朝西南方向疾驰.

流星残影.十万米的距离.瞬间就被秦石横跨.

“小子.剑宗的人就在下面.他们应该已经感觉到你了.”

“那正好.怕就怕他们沒有感觉到呢.”秦石满意的点点头.疾驰的身躯突然停下.

刀疤男以及乱域的众多弟子紧随其后.

刀疤男满脸横肉:“大哥.就是这小子.出手打伤了我.”

“废物.”开口的人.是一个不到三十的青年.他全身露出霸气的压迫力.七天之境.

“小子.就是你打伤了我弟弟.”

“那是你弟弟啊.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啊.我以为是谁家的野狗呢.”秦石耸了耸肩.完全不买这青年的账.

“你…….”青年大怒.

“徐岩执事.就这臭小子.不劳烦您动手.交给我们來处理吧.”在青年旁边的几名乱域弟子恭敬道.

能看出來.这徐岩在乱域还是有些地位.

徐岩沉默一会.冲周围的几名弟子挥挥手:“速度一点.耽误久了.被长老们知道就麻烦了.”

“是.”几名弟子点点头.狠戾的瞪向秦石.

三名六天之境的压迫力.瞬间将秦石笼罩.

“看來.有点麻烦啊.”心底一沉.秦石凝重起來.

“你先走吧.我能感觉到.你的修为不止如此.如果独自离开的话.他们应该留不下你.带着我只是个累赘.”孔贤慧咬着樱唇.

“那怎么行.我说过我要带你离开.就一定要带着你离开.况且现在把你留在这里.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

“他们不敢杀我.”孔贤慧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根本沒把徐岩几人放在心里:“如果他们杀了我.自然会有人要了他们的命.”

“嗯.”秦石意外的看了眼孔贤慧.孔贤慧的神色非常认真.并不像是在说笑或是逞强.

为此.秦石心生怪异:“这徐岩.怎么说也是乱域的执事.能够说轻易要了他的命.看來这小丫头的背景绝非善类啊.”

果然.在三名弟子动手前.徐岩的贼眼在孔贤慧身上露出几分惊讶:“都注意点.别伤了那个女的.那女人咱们招惹不起.”

徐岩这样一说.秦石心里就更加肯定孔贤慧的背景不凡.

之前看见翡翠轻盈舞时.秦石就猜到孔贤慧的背景不简单.但心想也就是个大家大业的后代.现在看來倒是他低估了孔贤慧.

“好吗.这不知不觉.还捡到个宝贝.”秦石心中苦笑.不禁想起之前孔贤慧的话:“如果她的背景不简单.那么利用她的那个男人.会是个什么人.”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秦石甩了甩脑袋.徐岩手下的三名弟子已经动身.

他迅速凝神.奔雷的宫阙铠甲覆盖全身.

“大漠荒芜决.”

数以万计的荒芜纹络被秦石凝造.但就在荒芜纹络浮现的刹那.孔贤慧在秦石的怀中玉体轻颤.瞳仁迅速的缩紧.

“荒芜之力.”她心中暗惊.

秦石并未察觉到孔贤慧的异样.凭他现在的修为.抗衡五天之境错凑有余.但一旦进入六天之境.他将完全束手无策.

大漠荒芜决在三名六天之境的压力下连连被破.

“该死.这群剑宗的人.究竟在想什么呢.这个时候还沒有动静.”秦石在心底大骂.

看着无限逼近的三名乱域弟子.邪魔失色:“小家伙.别逞强.快将神念收回.让我來控制你的躯体.”

未料秦石摇了摇头:“不用.”

言罢.他拽下锁骨的剑型项链:“本少的死活你们不在乎是不是.那我倒想瞧瞧.这剑型项链的安危.你们在不在乎.”

他以剑型项链为兵刃.冲着最近的乱域弟子刺下.

秦石突然的反扑让乱域弟子怔了怔.但等他看清那剑型项链时不由大笑:“呵呵.你拿的这是什么.是牙签吗.”

“是什么.你马上就知道了.”秦石不躲不闪朝前逼近.

乱域弟子眉眼低沉.虚空之间手中唤出一把刺枪:“不知所谓.那就我看看你这牙签能够有多大的本事.”

他怒了.刀锋狠戾的劈向秦石.

刀锋刚举起.在刀刃上撕开飓风.只见那飓风不断的朝周围扩散.很快就将天地给一分为二.

狂怒的压力让秦石心弦绷紧.说实话他的额头已经冒出冷汗.但是他仍然沒有退后.他在赌.

“我就不信.你们还能不出面.”

咻.

果然.就在他与那弟子之间仅剩下方寸的距离时.一抹冲天的剑气在下方幽林中上升.邪魔猛的低喝:“小家伙.快退后.他们动手了.”

信州协和医院
汉源县人民医院
常德公立牛皮癣医院
日照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浙江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