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冒牌魔王 第一百三十七章 故人来

2019-12-02 19:03: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冒牌魔王 第一百三十七章 故人来

冲上天空的雷龙身上散发出的庞大威压,让长天子有了一丝的莫名心悸,这感觉来自灵魂之中,就像是凡人看到了天神一般,那种想要跪拜臣服。

昂!

庞大的雷龙张开巨口,朝着天空落下的字迹发出震天的吼声,这声音,充满了战斗的an,不甘的抗逆。

黄色光幕崩然碎裂,只留下一道暗金色的细线。

雷龙丝毫不犹豫的一口将之吞噬下去,长天子仿若被人在神魂上重重的砸下一拳,脸色瞬间苍白一片,闷声倒退数十米,久久没能缓过气。

雷龙吞下金色细线,却并没有停止,庞大的身躯将翻天印一卷,返回武子浩的体内。

握着手中被雷霆包裹的翻天印,武子浩笑着捏碎其上的精神烙印,这一刻,这翻天印与长天子再无一点关系。

这翻天印中的源力已经被收走,威力却是大不如前,不过对于缺少像样法器的武子浩来说,多少也有一点作用,起码这翻天印分量不轻,拿起来砸人也很是好用,寻常人根本承受不住这股冲击力,刚才砸的一下,可也让他很是难受。

长天子面色惨白,先前受伤在身,眼下又被人强行抹去精神烙印,生生斩断神魂,这伤势极其不妙,需要尽快寻找地方疗伤,否则时间长了要影响修为。

“小辈,你欺人太甚!”长天子心中很是震惊,没想到眼前这小子竟然如此厉害,恐怕修为更是在他之上,这样的小辈,到底是何门何派,为何会来找一气门的晦气。

“欺人太甚?”武子浩将手中翻天印收入囊中,冷声道:“刚才你的气势哪里去了?是我欺人太甚么?要是我刚才没能抗你的攻击,现在不仅是我殒身魂散,就连这成千上万的普通人亦要遭殃,你这修的是什么道?与那些妖修又有多少差异!”

怒意横生,眼前这长天子根本就是草菅人命,这普通人的死活,根本不在他的眼中,这一点,却深深的触犯了武子浩的忌讳。

“你我本为修士,修的是天道,这些普通人的生死,本就已经注定!”长天子惨白的脸颊下亦是一片怒火,无论是被击伤还是收走法器,这都能忍受,可唯独一点,那便是被怀疑自己所修的道念,“无论你是谁家的弟子,莫以为实力胜了老夫,就高傲到目无尊长的程度!”

武子浩落回地面,看到孙晓琳在白发的保护下未受到伤害,倒是那些没有抵抗能力的普通人死伤不少,侥幸逃过一劫的也是止不住的颤抖,连灵魂都在战栗。

一气门的诸多弟子亦是一脸不甘心的模样,只是看向武子浩的眼神多出深深的敬畏,连他们心中一直被竖立为丰碑的长天子亦如此干脆的落败,那杆大旗,轰然倒塌。

子月紧握着拳头,指甲深深的刺入掌心之中,殷红的鲜血沿着指缝不断的滴落沙尘上,她,不甘心,一气门,若是说望天真人是她心中最尊敬的长辈,那么长天子就是师门中最严厉的长辈,却竟然就这么轻易的输了。

咔嚓,似乎是心中的某些东西碎裂,子月的心突然安静了下来,从望天真人之死,到现今被人逼迫得要以自己的姿色才能度日,这分明就是比那些普通人还不如。

这一刻,子月突然变了,就像是蜕皮后的毒蛇,真正的成长到能一击致命的程度。

武子浩平复下躁动的心,冷声道:“今次暂且饶你不死,日后死灵兽再有进入世俗界,一气门若不能鼎力守护,我必定亲自上你山门,将一气门山头削平,谁都阻挡不了!”

“你――”长天子双目兀睁,被一个年轻小辈如此侮辱,真是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

不过还未等他出口斥骂,武子浩已经出手,雷龙再次破空而出,张开大口

,狠狠的撞击在长天子身上,在后者痛苦的**声中,竟将他的元神给撕咬了出来。

“吞!”

雷龙重重咬下,随着头颅一扬,长天子的元神被生生撕去一半,剩下的一般立即萎顿无神,在雷龙没有继续吞噬后立即回归肉身,跌落下高空,好在没有昏迷过去,否则这具肉身也要损毁。

雷龙如此轻松的一吞,却是让长天子境界跌落数层,本来元婴中期的大修士,这一夕便被活生生的打落千丈,回到元婴初期,还是受伤的那种。

长天子本来花白的头发,亦是全部染成霜色,比起刚才遭受的打击,这才最要他的性命。

“小辈,我一气门虽已经沦落成为二级宗门,可也不是你能羞辱的,你如此羞辱老夫,可曾想过今后如何跟我一气门交待!”长天子欲哭无泪,他这一伤,可真的是要他老命了,他那时候元婴中期的修为,再有百年时间,极可能踏入元婴后期,到时候更是拥有问鼎化灵的资格,寿元更会增长无数,可眼下这么一跌,有生之年都不大可能再有化灵的机会。

修士之辈,为何修炼术法,提升自身的寿元,为的就是追求那虚无缥缈的仙界,成为享受无尽寿元的仙人,逃脱出苦痛生死的折磨,成为掌控他人生死的主宰。

长天子,经此一役,再无可能觊窥天道,成为可以渡劫成仙的仙人,如此,他如何能不痛恨武子浩,真正的从内心深处。

“走吧,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身为修炼之人,该懂得凡人的苦痛!”武子浩缓步走向孙晓琳,眼中满是忧伤。

长天子非是冲动之人,眼下的局势一气门已经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若是惹怒武子浩,后果不堪设想,这些门下弟子全部要死。

忍辱负重,长天子苍白着脸色一挥手,带着子月与另外几名弟子快速离去,即便在如何不甘,也只能吞下苦果,愤然离去。

“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孙晓琳的眼神放佛是看到了外星人一样,极其震惊武子浩的手段,原本也以为仅是一个小弟弟的他,竟然一出手,就将这些她敬若为仙人的存在给击败,让对方狼狈而逃窜,这已经超过了她的认知。

武子浩淡然一笑,普通人羡慕的世界,当然有着他们不知道的沉重“你要不要让人先来处理下这里的事情,这些人伤的不轻,还有不少恐怕是不可能活下去了!”

“不用担心!”孙晓琳转头看了一眼四周,这些年人们的生活就是如此,突然降临的厄运,谁都无可奈何,好在普通民众没有像别的世界一样暴乱起来,否则这一点安宁也要消失,“救助队一会也该到了,这些年,我们就是这样的过的!”

黯然的神伤,即便再如何不甘心,也只能坦然接受,他们是普通人,唯一的区别就是手中握着枪械,可在现在来看,对那些死灵兽没有任何作用,只能维持最后的一点秩序。

呜呜――

警车的嗡鸣声中,上百数量的军警赶了过来,还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动作很是娴熟的救助那些受伤之人,在面对死神的一刻,他们的脆弱无处可藏,唯一能靠的,只有运气。

“真好,你要找的人也来了!”孙晓琳认真的扫视了一圈人群,刚好看到了法兰娅的身影,没声好气的说着。

武子浩当然没有在意孙晓琳的情绪,顺着目光看了过去,若非熟悉法兰娅的人决计不可能从外形上就能辨识出她,他亦是因为法兰娅的气息才认了出来,当即快步赶了过去。

“法兰娅!”

武子浩轻声叫着,有点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他生怕看到法兰娅沮丧的面容,那样的结果不言而喻。

低头忙碌着的法兰娅听着耳边响起的声音,手下微微一顿,这声音很熟悉,让她仿若回到了久远的岁月,想起了一个已经离开许多年的人。

早就已经被深埋的思绪,被人不经意的拨弄了一下,法兰娅掩藏起来的记忆的被唤醒,带着三分忐忑的希冀,停下手中的事情,缓缓的转过脸颊,看向眼前呼喊她姓名的男子。

啊!

一声惊叫,夹杂着欣喜的激动,四周之人纷纷转头相视,生怕又有什么变故出现,已经精神疲倦的他们,再经不起任何折腾。

法兰娅的惊呼比起她的动作更让人联想,一头扑入武子浩怀中的她表现出的是少有的大胆,让十几米外的孙晓琳亦是目瞪口呆,这一切似乎来的太快,有点超乎她的想象,心中更是肆意的猜测他们两人的关系。

被一把抱住的武子浩也有点惊讶,僵硬的身体随后也松软了下来,顺势轻搂法兰娅,轻轻的拍了两下,轻声道:“你要是再这么抱着我,你的病人可就要有生命危险了!”

带口罩的法兰娅面颊一红,立即松开双手,一边熟稔的为那名还**着的人处理伤口,一边忍不住喜色的说道:“我们都以为你出事了呢,也就那个小色狼坚持你肯定没事,果然让他给猜中了!”

小色狼?

武子浩泛起一丝笑意,不用想也知道法兰娅口中的小色狼说的谁,心中也是安定了下来,如此说法,必定都相安无事,总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

利索的将身前之人处理好,法兰娅立即脱下手套,兴奋的说道:“走吧,我带你回去,他们肯定要开心死了的,这些年了,总算是把你给等回来了!”

武子浩点了点头,他心中亦是少有的激动,阔别数年的友人,直到今日才有机会再见,这其中的一些凶险却是不为外人所知晓,回头看了眼刚才还在原地的孙晓琳,后者已经不知所踪,倒是白发做出一个莫名的笑容,让他有点莫名其妙,却也没有多想,赶紧随着法兰娅离去。

河南治疗癫痫病医院那好
江西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东莞广济医院韦继红
陕西省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