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孤烟

2020-01-14 00:16: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摩托车都死火了。看来不妙呀。”载着孤烟到山外的公路搭车到县城看病。最近,孤烟老是说胸口很痛,于是父亲开玩笑说:不会真的是心脏病吧?”一年前,孤烟就在镇里的小诊所看过,医生凭经验说她神经衰弱,不过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竟然有神经衰弱症。

这就不得不说孤烟的生活习惯了,整日为学习而闷闷不乐,又为烦琐的家务事,忙得不可开交。真是让人不痛快的闷气。

父母整日在抱怨苦,好像要孤烟帮他们分担,孤烟愿意,从小就被村里人认为是个乖女孩的孤烟,也从来没有辜负父母的一片苦心。她做事确实很干练,也很让人放心。从这一点上来看,她无疑是一个早熟又懂事的孩子,学习在村里的孩子中,她总是拿第一。这样的优越感到了初中尤其的强烈,或许又是青春期的缘故,所以她对什么都很敏感,也很愤恨,但又不敢告诉任何人,也不敢表现出来。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她不想解开的秘密。有什么秘密?孤烟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想把世界舍去,留下自己的那种。那种愤世,有看破红尘的心态,让她痛不欲生。于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便一个人起来,掀开抹黑的蚊帐,坐在那张矮凳子面前,照着电筒,寻找到插座的地方,把那一盏老式的豪华版的台灯,那是母亲去清理大姑老屋时拿回来的。灯罩顶已经被烧焦,本来有一个铁支架把灯罩顶在灯芯上空的,但拿回来的时候,母亲告诉孤烟,那铁架子找不到了,这像把这灯判了死刑。因为没有铁架子,灯罩就顶不起来,若直接盖上灯罩,高温的白炽灯泡,就可能致灯罩以死地。那上空被融化掉的灯罩,当初,或是被表姐她们就这样直接的毁掉的。那耀眼的灯光,不容直视。

于是,孤烟便把灯罩握在手中,用一只手写字。那是她失眠的征兆,每当这样的时候,她就起来写日记。她要把所有的心中的不痛快吐出来。这样的时候,她会把心放在文字里,任那些文字怎么数落她,还是她怎么数落文字,她不管,就这样一气呵成。之后,心净了,手也累了。便停下来,静悄悄的爬到那种木床上去。这样就一觉到天亮了。有时候胸口很闷,她害怕,或许是父亲那句玩笑,让她念念不忘。终于,一天她受不了了,就告诉母亲说她想去照心电图。心电图这名词是她从某本书看来的,说它是检测心脏病的仪器。

孤烟从不敢在父亲面前说什么,她有话一般只跟母亲说,希望母亲传达给父亲,那样他就会带她去看病了。这个看病指的是搭车到外地看,镇里还没这么先进的医学仪器,有大病,人们往往都要搭车去看。

外面的世界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来说,是陌生的,也是向往的。在那重重连绵的大山里,你只能通过电视和书本来了解这个世界,你不知道外面到底是怎样,但有时好奇心会让你一步步靠近它的怀抱。

孤烟被扭曲的心理,她想通过出去看病看外面的世界。其实,谁会这么变态呢?只是好奇心的驱使,加上心理的不正常发展,让孤烟郁郁惆怅。她不想活在别人的驱使中,但她摆脱不了。因为这个家有太多干不完的事儿。母亲的唠叨,父亲的观望。还有弟弟妹妹要管教。孤烟像是别人家里的童养媳,一个一个的让她来服侍。

所以她想走出去,心口的疼闷,是她想逃离这个家的曲线,有多远,她也不知道。她不过是过腻了这样的生活罢了。

不久,那部旧式的,叔公送的嘉林摩托车,在父亲经过无数次的踩踏中启动了。

出了环山,来到一条大道上,那是余镇唯一一条通往外面的路,左边是县城,右边是去外市的。

父亲把车子寄放在同事的家里,他要跟孤烟一起搭车去县城。

孤烟又被父亲那句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话给吓着了。她可不希望自己真的得心脏病了,多可怕的事呀。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孤烟跟着父亲上了一辆小中巴,那是镇里唯一一部开往县城的车。绿白交织的车里,放置十来张的绵软凳子。因为是早班车,车上除了孤烟和父亲,就只剩下售票员和司机了。夏日的露水很浓厚,八点钟太阳被蒙在千丝万缕的白婚纱里,然后,努力的挣脱它,把整个红眼泉暴露出来,那是它的本性。一览无余的本性,征服宇宙的心里。让它无比的耀眼,这或许就是它唯一可以炫耀的资本吧。确实它很厉害,一直在循环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来来去去,在亘古不变的真理中解脱。

到了县城,八点半左右,城里一切早已经准备就绪了,车站门口的早餐店,滚滚的白烟,扑面而至,伴随着肉丸和香葱的味道。孤烟从来没有闻过这种味道,就问父亲。父亲如实答了他。他也答应孤烟,等下看完带她吃肉丸河粉。

听到这样的话,孤烟心里美滋滋的。努力的回味那种味道,想到等一下就可以吃到如此美味的食物,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中医院是县城的老医院,但它的设施比较完善。父亲带着孤烟叫了一辆摩托车就往医院的方向去了。

坐落在河边,四周被住宅区填满的医院,大门是像北京的四合院。但比四合院的大门要高很多,大概是显示它的威严吧。镶嵌在水泥上的瓷砖一大块,一大块的,不过上面刻印的全是小石子。最古老的建筑,留着古老的遗迹,才算其完整的表现呀。确实是这样的。

八点多从刚刚开门,没有多少人进出,就那些穿着白卦的人儿来来去去。

好不容易挂了号,孤烟马上就被叫进心电图室里。

五分钟后,孤烟从心电图室出来,父亲坐在外面的凳子上,问她结果出来没?没。医生说等会他拿出来。

两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前面的空地上摆放着红艳艳的花盆,虽然还没有得到太阳的斜照,但花儿却显示它最靓丽的一面来。像一个个花季少女在炫耀着鲜亮的蕊心,饱满着自己。

“请问谁叫孤烟,你吧。”一个斯斯文文带着眼睛的年轻女子从心电图室出来。朝孤烟父女望去。

“是我。”一阵莫名的紧张,让孤烟欲想解脱,亦害怕着一切可能发生的事。

“结果出来了,没什么事?”医生用淡定的眼神对他们说。

“哦,谢谢。”孤烟接过单子。

“没事那我们走吧。吃早餐去。”父亲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他好像是为那顿早餐而来的。

太饿了,平时早上就要吃两碗饭的父亲,这次也不例外,吃了两份汤粉。就在车站那边的那家。

什么时候父亲变得那么大方了?在家里肉都少吃的呀。可能太饿了吧。看到父亲那痴痴的样子就想笑。原来父亲是那么可爱的。饿了就要多吃点,多吃点。

“难得出来一趟,吃多点。回家以后就没有吃了。”

第二份,父亲分了一些给孤烟。

太阳终于把它的全身暴露出来了。

孤烟又要回家了。她想以后一定会吃很多好吃的,看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可是什么时候呢?车窗外,一座,两座,纠纠缠缠的山丘蔓延着,似乎没有尽头,何方是尽头。

看着远方,孤烟哭了。

共 252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女孩儿因为长期的郁闷,导致胸口疼痛,而她一直想要去城里看病的原因,其实是想要借机看看外面的世界。这篇文章写出了一个家庭里身为长女的重任,及她的心理负担。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6-28 09:46:18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佳木斯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怎么样
大庆治疗睾丸炎医院
邢台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辽宁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