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符道巅峰 第八百四十四章 入圣境之威

2019-12-02 13:06: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符道巅峰 第八百四十四章 入圣境之威

“果然够坑。”

天狼宫外。人群如潮。望着那站在半空脸色苍白的郭逸尘。石飞羽心头暗暗咬牙。

谁能想到。这个家伙信心满满前來炼丹。最后竟是这般结局。

半空。遮天蔽日般的狼性虚影。将整座天狼城都是笼罩其下。从那虚影之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连空间都是为之凝固。

入圣境强者的实力。竟如此可怕。

“宫主连伴生灵兽天狼都是放了出來。看來他这次是真的被触怒了啊。”

“谁说不是呢。多少年了也沒人敢骗他。那几个家伙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快看快看。宫主要亲自动手了。”

虽被遮天神狼虚影笼罩。但是站在广场上的那些人脸上毫无惧色。有的只是一种惊讶。

议论纷纷中。突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呼。而后众人目光便是转向高台。

只见夏侯高远身形缓缓腾空。浩瀚般的气息从其体内逐渐涌现。令空间震荡。天地变色。

面对着这股可怕气息。不知何时。在那高空之中。云层翻滚。狂风怒吼。接着。所有人便是看到。云层内突然有着几道庞大的龙卷风暴降临。

刹那间。天昏地暗。电闪雷鸣。天狼宫外广场。竟是变得如同九幽地狱。

风暴呼啸。狂雷奔涌。轰隆隆的震耳之音回荡在这座城市中。也展现着天狼宫主的愤怒。

入圣境强者竟恐怖如斯。连天威都能引动。那般实力绝非轮回镜强者可以对抗。

看着踏空而立。面色阴沉的夏侯高远。石飞羽心知今日一战。怕是凶多吉少。

“怎……怎么办。”

天狼宫主的威名早已盛传。谭家姐弟见此一幕。吓得连那双腿都在发软。

听到姐弟二人的询问。石飞羽心中也是沒有注意。入圣境太过强大。即便是尚未动手。那般气势就足以让他心生畏惧。

但局势以无可化解。唯有硬碰方能杀出一条血路。

郭逸尘已然受伤。谭家姐弟又不敢面对天狼宫主。现在只有自己挺身而出。才能寻求一线生机。

“灰子。”

沉声一喝。只见他随手将小柯推给谭琨。身形顺势冲向半空。尚未临近夏侯高远。拳头就以隔空狂轰而出。

“找死。”

见他出手。九护法楮秋白当即怒吼一声迎了上來。吼声如雷。在那半空轰然炸响。将许多人耳膜都是差点震穿。

然而随着楮秋白的出手。众人立即发现石飞羽身形竟诡异消失。

在场之人。都拥有着不弱修为。其中甚至不乏轮回镜中期。可是即便拥有如此修为。都无法看透他那消失的身影。

“天魔破劫指。”

正当众人心中为此暗暗吃惊时。一道低吼声突兀从夏侯高远背后传來。

接着。有人就以看到。一根如同远古神魔手指般的存在。从那空间深处缓缓探出。其下一片虚无。

随着这根漆黑手指降临。整片天地仿佛都是剧烈震荡起來。地动山摇中。毁灭之力如潮汹涌。

但是站在广场上的那些人却发现。夏侯高远竟恍若未知。纹丝不动。

这般一幕。立即让许多人都是为其担忧。更有人急忙出言提醒。

轰。

提醒声虽然及时。不过这根远古神魔手指的存在。速度更快。

沒等声音落地。便狠狠的撞在夏侯高远身上。

随着那具有毁灭之力的手指猛撞。夏侯高远的身体顿时被摧枯拉朽般。撕碎而去。

“死了。”

“宫主就怎么死了。”

“这怎么可能。”

望着那被瞬间击碎的身影。许多人都是难以置信。惊呼声接连响起。

沒等他们反应过來。半空中遮天蔽日般的狼性虚影便张來巨口。发出一声低沉咆哮。

那咆哮声宛如晴天霹雳。轰然四起

。直将人震的神魂发抖。肝胆俱裂。

当咆哮声响起的一刻。高台附近数百米内的空间。都是瞬间崩塌。其内电闪雷鸣。狂风怒吼。鬼哭神嚎之音不绝于耳。

不等众人从这种可怕景象中回神。一道消瘦的身形便被狠狠震了出來。

尚未落地。这道身形就以口鼻溢血。脸色苍白。

看着那最终轰然坠地的青年。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惊愕之色。

待到他们明白过來定睛一看。此人竟是方才出手偷袭天狼宫主的石飞羽。

在这些人面露惊愕之时。石飞羽心中也是充满了凝重。

决定动手之后。他便立即使用飞星鬼隐。将自己身心隐匿与漆黑虚空之中。随即施展天魔破劫指。意图重创夏侯高远。

虽然这种偷袭有些卑劣。但是在无法超越的境界差距下。石飞羽也只能这么做。

然而他依旧小觑了这位天狼宫主的实力。天魔破劫指击碎的。并非夏侯高远本体。而是一道残影。

当残影被击碎的一刻。自己气息也立即暴露。

那狼形虚影仅仅一声咆哮。便将他从虚空之中震了出來。可见其实力有多么恐怖。

而且这还只是夏侯高远的伴生灵兽。若是他亲自出手。此刻石飞羽怕是早已命丧黄泉。

身形重重摔落。将五脏六腑都是差点震裂。而石飞羽的目光。则紧紧盯着半空中的某一处。

不久。那片空无一物之地。就有一位花甲老人缓缓出现。

“宫主沒死。沒死。”

看到这位花甲老人出现。许多人都是立即欢呼起來。更有甚者。因激动将身上长袍脱下。连连挥舞。

“不自量力。”

迎着众多欢呼声。夏侯高远冷冷一笑。旋即将目光转向灵猴灰子。

随着其视线转过。灵猴灰子双目凶光毕露。胸前后背还有两道金光闪烁的符文出现。

宛如璀璨金光凝聚的符文出现之后。灰子的气息也在悄然增长。不需片刻便达到九阶中期巅峰。

似是觉得这只灵猴有些古怪。夏侯高远眉头微皱。并未立即动手。

而石飞羽此刻也趁机站了起來。深深的吸了口气。

方才夏侯高远虽然沒有亲自出手。可他依旧被那狼形虚影重创。体内经脉十中有七都是被震裂开來。

剧痛侵袭之下。让石飞羽的脸庞都是略有扭曲。

“看來只有动用最后的手段才能脱险。”

双目阴沉。忍受着体内剧痛侵袭。石飞羽喃喃低语道。

随着其低语声传來。一股磅礴神魂逐渐涌动。让周遭狂风都是出现瞬间禁止。而在他脑海之中。三大神符本源。也跟着剧烈震颤起來。

一旦使用三大神符。石飞羽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否将其收回。

若是将神符本源丢失。那么与其有着神魂联系的自己。也必将丧命。

可入圣境太过强大。唯有动用神符。才有一线逃命机会。

仿佛是感受到了他身上这股危险气息。夏侯高远面色微沉。又将视线缓缓转了回來。

随着那视线转回。石飞羽立即感觉到自己周遭空间都是突兀凝固。

强大的禁锢下。空间挤压。让他体内气血剧烈翻滚。险些爆体而亡。

仅是一个眼神。就能拥有如此可怕的能力。石飞羽心中也是为此感到震惊。

“别动手。别动手。我有话说。”

发现石飞羽并非夏侯高远的对手。郭逸尘眼珠一转。猛然出言。

听得其高呼之声。这位天狼宫主不由得冷声而笑:“怎么。你还有何话说。”

“炼丹失败在所难免。不就是毁了一炉灵药么。只要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可以将丹药炼制出來。”

面对夏侯高远的冷笑。郭逸尘也是心中发憷。急忙陪着笑脸说道。

不料他的这番言语。并未将夏侯高远打动。而且换來的只是一声冷哼:“不必。”

“您体内的伤可是拖不了多长时间。若杀了我们几个。不知道天狼宫多久能再找到一位九品炼药师。”

但郭逸尘脸上却露出一抹戏谑。随即有恃无恐的问道。

这般询问。也让夏侯高远脸色逐渐沉了下來。他自己的伤势自然清楚。如果再想不到办法。最多五天便会毙命。

可先前郭逸尘炼丹失败。众人也是亲眼看见。

更让他生气的是那个家伙炼丹失败后。跳起來便打算逃走。若非自己及时用伴生灵兽遮蔽阻挠。此刻怕是已经逃出天狼城。

“宫主。要不再让他试试。”

夏侯高远面沉如水。似在犹豫。而楮秋白见此。则压低声音提醒。

谁都无法保证炼丹能够一次成功。即使是以前的首席炼药师冯阳。也是如此。

这一点夏侯高远怎会不懂。但是时间所剩无几。根本沒有多少留给他來浪费。

“我如何能信你。”

听到楮秋白的劝说。夏侯高远沉吟稍许。才冷笑着问道。

随着其冷笑声响起。石飞羽立即心如高悬。

果然。那郭逸尘上前将封魔炼魂炉捡起。嘿嘿一笑:“您无需相信。因为我们根本跑不掉。”

这番话。则让夏侯高远点头:“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记住。只有一次。”

见他终是答应下來。石飞羽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心知自己等人的性命算时暂时无忧。

不料在他心神略有松缓之际。郭逸尘却笑着走了过來:“这次炼丹。我需要你帮忙。”

听到其所言。石飞羽心神一凝:“我。”

形势所迫。郭逸尘也不容他开口。立即席地而坐。将数百种灵药纷纷取出。着手炼制起來。

而看着重新忙碌的他。石飞羽仿佛预感到。这次炼丹恐怕也不会顺利……

...

沙县凤岗街道城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舟山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天津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桂林治疗卵巢炎费用

武汉博大医院黄进军

儿童咳嗽药排行榜
孩子咳嗽吃什么药
小孩夜里咳嗽
小孩咳嗽呕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