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凤命 第一百四十八章 掩饰

2020-01-13 22:2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命 第一百四十八章 掩饰

楚向晚睡着了,赫连城却睡不着,他不知道蛊虫是否已经进入了他的身体,楚向晚能否平安无恙。楚向晚背对着她,因为屋内太热,她的肩膀露在了外面,肤如凝脂真是一点也不夸张,楚向晚是白玉,晶莹剔透,赫连城的手指在她的肩膀流连,这样的女子是应该得到呵护的,一切的痛苦就由他来承担吧。赫连城点了楚向晚的睡穴,楚向晚昏睡过去。赫连城披衣起身,离开帐子,抬头望月,子时眼看就要到了。

“夜枭又来了”有侍卫高声叫了起来,赫连城往议事帐走,才走到一半就听见了招魂使者一般的叫声,“吆吆”

“呃”真的起效了,赫连城捂着头,单腿跪在了地上,头痛欲裂,可是他的表情却是喜大于悲,向晚,不会再受这样的折磨了。

“大汗,你怎么样了?”潇儿担心地问道,楚向晚被点了睡穴,是无论如何不会醒的,刚刚子时一到她就进去看过楚向晚,她并未因夜枭的到来再有异样,潇儿知道蛊虫已经转移到了赫连城的身上,于是她立刻追过来,夜枭已经开始攻击赫连城了。

赫连城用内力抗衡着头痛,又要应付夜枭的攻击,已经支持不住,潇儿大声对安布司吩咐道:“我扶大汗进议事帐,你们去射杀夜枭”

赫连城和潇儿进了议事帐,脚步已经不稳,原来是这样的痛苦,即使用内功抵御也是疼痛难受,也许是内力与蛊虫相冲,赫连城感觉到气息翻涌,一口血吐在了地上。夜枭又飞到了帐外,血腥气如此重,不论赫连城走到哪里这群凶猛的东西都能找得到他。

“大汗,你自己调理气息,我出去看看”潇儿去了帐外。和安布司他们一起射杀夜枭。

这一个时辰终于过去了,潇儿再进帐子的时候,赫连城满头大汗,唇色苍白。整个人都精疲力尽,这一夜易过,可是,赫连城的功力再深厚,也经不住夜夜这样下去。第二日一早。楚向晚醒来,见赫连城躺在她的身边搂着她,目光温柔如海。

“醒了?我的嫣儿无论睡着还是醒着都好像是九天仙女,叫人移不开眼。”

“赫连城”楚向晚低头想起自己还是赤身**地和赫连城躺在一块,脸就红了起来,她娇嗔地叫了一声赫连城的名字,就好不好意思了。抬头再看赫连城,她疑惑了:“你的脸色怎么如此不好?”

“嫣儿如此倾国倾城,我哪里舍得入睡,当然是看着你啦”

“一整夜?”楚向晚反问。

赫连城点点头。就好像理所当然。

楚向晚有些不相信,她回忆起昨晚,突然问道:“我的蛊毒昨夜为何没有发作?”

“发作了,你忘了吗?”赫连城脸上表现得不可置信,就好像是真的发作了,而楚向晚自己忘记了。

“不可能,我刚刚醒来觉得浑身轻松,不仅没有疼痛,反而精神很好。”楚向晚觉得,这一夜睡醒宛如新生。

“是真的。你的身体已经越发被蛊虫侵蚀,记不得昨晚发生的事情也是正常,至于疼痛减轻,可能是因为你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疼痛。”

楚向晚还是半信半疑。满面疑色。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不如待会儿问一问潇儿,她总不会骗你吧。”赫连城又说道。

早饭的时候,潇儿来了,还未坐下楚向晚就问她:“潇儿,我昨夜的蛊毒发作了吗?”

“姐姐怎么这样问。昨夜和前几日一样。”潇儿的脸上是难过,这不是装出来的,因为昨夜确实蛊毒发作,只不过是在赫连城的身上。

“那为什么我一点记忆都没有?”

“姐姐......”潇儿欲言又止,眼眶湿润。

“没事没事,忘了更好。”楚向晚以为真像赫连城说的那样,是因为病入膏肓,才丧失了记忆和知觉,所以她安慰潇儿,怕她因为自己的病重过于伤心。

这几日,赫连城夜夜都和楚向晚缠绵,可是一快到子时他就点楚向晚的睡穴,然后去议事帐,独自抵御蛊毒的痛苦。可是楚向晚不是傻瓜,连着几日赫连城都是面色憔悴甚至精神委顿,自己却越来越好,完全不像之前那样虚弱得起不了床,蛊毒再厉害也不可能完全抹杀一个人的记忆,所以她起了疑心。

这一晚,楚向晚拿了一块瓷碗的碎片放在手心,快到子时的时候就狠狠地扎在自己的手心上,身后的赫连城似乎以手指点上了她的穴道,那是睡穴,楚向晚不知道赫连城想干什么,只是这一次赫连城不知道,被点了睡穴的楚向晚并没有昏睡过去,而是清醒地听见他离开帐子的声音。

子时到了,楚向晚却没有等到预料中的疼痛,远处的声音很响,应该是安布司又在带人射杀夜枭,她掀帘而出,向着夜枭攻击的地方走去,人们都忙着射杀夜枭,没人注意到这个本该睡着的人现在很清醒。

越来越近,楚向晚看见夜枭在攻击议事帐,这是怎么回事,楚向晚皱起了眉头,她的感觉很不好,快步上前掀开帘子,“这是怎么回事?赫连城,你怎么了?”这样的场景是多么熟悉,也多么触目惊心,楚向晚走到赫连城身边着急地问道。

“把她带走,快”赫连城看见楚向晚的那一刻也恐慌了,不能让楚向晚知道,可是什么都迟了,潇儿上前,却被楚向晚推开。

“潇儿,他到底怎么了?”有一个猜测在心中冒出,楚向晚觉得可怕。

“姐姐,你别问了,大汗现在抵御蛊毒自顾不暇,我先陪你回帐子可好?”潇儿着急,赫连城以内功相抗,不能分心,否则死得更快。

“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在这陪着他。”楚向晚再次推开潇儿的手,眼泪汹涌而出,她站在一边,祈求上天让这一个时辰快点过去。

“啊”赫连城已经忍不下去,他高声喊道,他抱着头要去撞一旁的桌子,被鲁达和几个侍卫抱住了身体。

可是赫连城的武功根本没人挡得住他,更何况是痛到发狂的他,他使力,鲁达他们就被震飞了。

“赫连城”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楚向晚上前,她抱住赫连城的身体,说道,“你再忍忍,马上就要到时间了,不要伤害自己”

赫连城本来又要挣脱,可是看到是楚向晚抱住他,他死死地忍着,可是脸上却痛苦到扭曲。未完待续。

...

韩城矿务局总医院怎么样
阳春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郑州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青海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日照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