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三界讨债王 第81章:史上第一个女皇帝。

2020-01-14 09:48: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界讨债王 第81章:史上第一个女皇帝。

范闲所说的大胆想法,相比起那种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想法还要重罪,如果做被逮住,估计会被武则天诛上个十九族,鞭尸凌迟喂狗……

而那个老妪所说的愿闻其详当然也不是闻翔,在她的眼里,范闲的出现有些让她好奇,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孩子来到这个全洛阳都知道的禁地,居然没有丝毫惶恐,就是面对她也是一点惧怕之意都没有,更别说在初冬之际潜水而来然后上岸短短一分钟不到浑身水汽就干了……

恐怕,这个少年根本就是故意为之,根本就没有在意会被她注意到这些细节。

或许,这个少年有着不为人知的手段,而且自信能完成此行目的……

嗯?

那老妪看着范闲凭空取出的一个东西,不由得瞳孔一缩,面露诡异之色:“定时炸.弹?你要把这炸了?”

果然,这老人家十成十是个穿越者,范闲笑了笑,看着她说道:“老人家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炸是不可能炸的,虽说这个大坝不算那种蓄水调水所用,但是也蓄着有不少的水,就他从系统商城兑换的这个当量的炸.弹炸掉这个大坝轻而易举,只不过这水恐怕就得把洛阳给淹上一部分,这因果可就大了!

范闲目前还没有到了无视这些扣除因果点的地步,所以只是打算毁了发电机而已,只是忽然看见收容空间里还有上次在三国时候炸当阳桥剩下的炸.弹,想着拿出来试探一下这个老人家的虚实,确定是不是穿越者而已。

现在看来,果然是穿越者!

那老妪面色数度变幻,却又在范闲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想法,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把这大坝炸了,神都可就遭殃了……,罢了,炸便炸了吧,如今武曌也没有了当年的雄心壮志,如此一来也好让她醒悟一番!”

范闲倒是怔了怔,看着这个老妪脸上闪过的悲戚之意,有些不解,不过旋即又听她开口说道:“小家伙,你是穿越的?”

看见老妪似乎有些异样情绪,范闲默默的点了点头。

“难怪!”老妪的脸上浮起一抹恍然,接着说道:“六十年前,我也是从后世来到这里,魂穿到一个叫陈硕真的人身上……”

“啊?”范闲愣了一下,满脸古怪的看着这个自称是陈硕真的老人家:“文佳皇帝?”

那老妪点了点头,似乎对范闲喊出这个名词来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淡淡的说道:“那年,陈硕真十五岁,而我实际上是二十五岁……”

嘶!范闲倒抽一口凉气,竟如此恐怖如斯!(炎帝翻了翻白眼,恐怖你妹!)

说实话,范闲从来就没有把陈硕真这个人考虑在内,没想到居然她也是个穿越者,现在听她一讲,瞬间就联想起很多关于陈硕真这个人的一些事情。

陈硕真是历史上第一个自称皇帝的女性,在十五岁的时候说是得到了异人传授兵法武艺等,十九岁和官府开始刚正面,从此女扮男装数年,颠沛流离,最后卧底皇家尼姑庵感业寺带发修行,暗地里却筹谋起义。

也正是这个时候,太宗李世民挂掉,没有被临幸过的武则天迁入感业寺为尼……

这些原本都是野史,这时候再陈硕真口中淡淡道出,却让范闲打心底佩服她,这明显就是两手准备,一边是暗地组织农民革命起义,一边是和未来的女皇帝拉关系结义金兰,最后拿下李唐皇朝!

“穿越之前,我并不知道陈硕真这个人,我还真以为让老乡们实行农村包围城市的政策能取李唐而代之,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的确聚集了不少的追随者,只不过最后还是败了!”

“本来势如破竹的局面,却因为一场天火砸下来,被崔义玄等人利用舆论说我将星陨落,打击了我方士气……”

又是天火?

范闲眉头皱了皱,怎么老是有陨石?这是什么原因?

孙尚香的昏迷就很蹊跷了,现在陈硕真这个穿越者在明显可以壮大的时候也遭遇了一场陨石雨,而且,范闲很清楚那个疑似是纠察者的王莽也是因为天火,被汉室的刘家军一举击溃。

难道说,真的是天道在影响这些有机会改变历史走向的事情?

陈硕真看见范闲皱着眉头,以为他是在想武则天的事情,于是便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和武曌结拜,就是防备着有朝一日兵败的话,可以有一条退路!”

“在感业寺的时候,我教了她很多如何上位的手段,让她抓住其中几个机会,反正李世民和她没有夫妻之实,攀李治的金枝没有什么大问题……”

“而我将在她回宫后起义,如果成功就封她做宰相,如果失败……”

“武则天也是穿越者?”范闲忽然插了一句,听陈硕真所说,似乎其中有点疑问。

陈硕真楞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据我所知,应该不是!”

武则天不是穿越者?

范闲忽然目光一凝,看着眼前这个对于世事有些淡漠的七旬老人,联想到陈硕真的事迹,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

“这么说来,你是纠察者?”

的确,相比起来陈硕真比武则天更像是有目的的穿越者,而且如今把控着这个发电厂,七天建筑估计就是按照她的想法才建造的,甚至是武则天也只是被她利用罢了!

陈硕真忽然颤抖了一下,目光之间不经意的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惊惧,眼前这个穿越者不过十七八岁,怎么会知道纠察者的事情?难道也是纠察者?

或者说,是拜月教的?

她的神情虽然就是一瞬间的变化,不过还是被范闲捕捉到了那一丝慌乱。

“阁下是?”陈硕真平复了一下心中激荡,再联想到范闲拿出炸药说准备毁掉发电厂,自然明白了范闲的来历:“拜月教?”

范闲点了点头:“拜月教,范闲!”

陈硕真的双眼猛地一缩,双手抖了一下,鱼竿顺势落下。

“那么,你是来杀我的?”

…………

看在我这么码出来的这章,

请忽略我在上一章说老太婆不是纠察者的话。

北京前海医院怎么预约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预约专家
长春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南充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淮安男科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