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大唐超级奶爸 第四百九十八章 燕王的小舅子

2020-01-14 13:13: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唐超级奶爸 第四百九十八章 燕王的小舅子

“是啊,就算他在做着谋逆的准备,可若是他一直按兵不动的话,那这里的一切都是毫无用处的!”

杜如晦摸着颌下的短须继续説道:“简单来説,陛下是可以凭借这些东西定燕王殿下的罪,但是终究不能服众!”

“那依你之见朕当如何?难不成就这样听之任之,放之纵之?什么都不闻不问了?”

李世民似乎很不满杜如晦的话,他有些声色俱厉地説道:“这逆子,行此等背逆之事,朕还得顾及到群臣的感受,不能动他,朕,朕……”

“陛下,也并非是不能动!”

长孙无忌号称长孙阴人,反正这李祐跟他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搬倒一名皇子,説不准还能巩固李承乾太子的地位,何乐而不为呢?

“此话何解?”李世民问道。

“燕王殿下既然已经凑了这么多的私兵一直未曾动手,那就肯定是在等待机会,只是机会一直都未曾出现罢了!”

长孙无忌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为燕王殿下创造一个机会?”

“机会?”李世民更加疑惑了。

“不错!”长孙无忌微微颔,道:“眼下春季已至,草长莺飞,也是到了春猎的时候了,若是陛下此刻打一场春猎的话……”

长孙无忌后面的话并没有説出来,diǎn到即止,他相信在场的人都是聪明人,不可能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

“长孙无忌,你疯了!”长孙无忌话音刚落,尉迟敬德就大叫了起来:“陛下乃是万金之躯。岂可以身犯险境?”

“尉迟将军此言差矣!”长孙无忌摇了摇头,道:“每年春猎都是在邻近秦岭的天风山,若是我等提前在天风山做出布置的话,纵然是燕王殿下真的起兵来犯,怕也是会被我等扑灭!还有一diǎn……”

“武王殿下神武盖世。旗下神武卫大军的兵士一个个能征善战,极其彪悍,别説是五千私军了,就算是加上周遭州道郡县的两万府兵,都奈何神武卫不得!”

长孙无忌笑看了程咬金一眼,道:“这一diǎn。程将军应该比本官清楚才对,毕竟令郎可是在神武卫大军中任职啊!”

“陛下,依微臣看来此事可行!”

一直黑着一张脸,不曾説话的魏征开口了:“陛下,正所谓兵行险招。长孙大人的计策或许看似危险,可若是小心行事的话,还是大有可为的!”

“而且这样一来,一者可以测试燕王殿下会否真地举兵谋逆,若当真是如此,自然是验证了这些物证,有神武卫大军在,有武王殿下在。也不必担心!”

魏征侃侃而谈,“再有,若是燕王殿下没有借着这个机会起兵谋反的话。那就证明这些东西都是造假,都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刚好也可以为燕王殿下,岂不是一举两得?”

“哼,你説得倒是好听!”程咬金冷哼了一声,道:“每年春猎。按照惯例,除去安排警戒、护卫陛下安全的皇城禁军出动之外。左右武卫,左右骁骑卫作为侧卫。也会随圣架出行,可是最终守卫猎场的却是当地的府兵。”

程咬金很清楚春猎的,因为他做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继续説道:

“每次春猎,陛下都会选在秦岭附近的天风山,这天风山易守难攻,若是任由当地的诸郡县府衙安排府兵护卫的话,怕是会有大大的不妥!”

“那是因为没有神武卫!”

长孙无忌反驳道:“只要神武卫出马,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这……”

程咬金是眼下有diǎn有口难言了,毕竟神武卫自创建之初至今已经创造了不知道多少奇迹了。

“好了,这件事情还要和武王细细商量,还是先説説细节吧!”

李世民似乎默认了这个想法,説道,“毕竟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若真到了那一步,在场的列位臣公可万万不要将这话题泄露了去!”

“臣等省得!”

李靖等人心中一禀,齐声恭礼。

……

相比起皇宫的紧张氛围,武王府却还是一副轻松随意的意境。

李承乾他们在皇宫里面闷地久了,又在小李治还有高阳公主的撺掇下,来到了武王府中凑热闹。

李元霸反正是个喜欢孩子的主儿,所以他也并不在意,反倒是自己琢磨了好些个小玩意儿,丢给孩子们自己个儿去玩耍。

傍晚了,李承乾他们留了下来,美其名曰是太想四皇叔了,不想回宫。

可是李元霸明白他们的心思,无非就是想找李元霸商量商量燕王李祐的事情。

书房中,李元霸叫小莹香烧上一壶热茶,端上了几样小diǎn心还有坚果,与自己的几个大侄子围桌而坐。

“你们这些小家伙,别跟我这打马虎眼,有什么事就赶紧説,我这一会还有别的事情要办!”

李元霸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浓茶,声音多少有些懒散,这些日子的修养,已经让李元霸忘了那些纷扰与争斗,剩下的只是休养生息。

“四皇叔,您説,父皇会怎么处置五哥?”

彼此之间沉默了良久,李愔率先开口了。

“以及对你们父皇的了解,你説你们父皇会现在处置李祐吗?”

李元霸没有回答李愔的问话,而是反问他一句。

“不会,至少在五弟尚未做出那件事情之前,父皇是不会动他的!”

李承乾立刻説道:“不过也不排除父皇会提前将五弟软禁在府中的可能!”

“我可是听説,前兵部尚书候君集前两日的时候,乔装打扮被手下人抬去了燕王府!”

李恪撵去一枚兰花豆丢进了嘴里,道:“而且最近一段时间,燕王府中人员调动颇为频繁,相信再过不久的话,我们这位兄弟就要忍耐不住了!”

“那岂不是更好?”李愔哈哈一笑,道:“他那边一有动静,你们父皇绝对不会做事不理,到时候事情败露,大军将他们彻底给灭了,也算是解了你们父皇的心结!”

“咚咚……”

就在李承乾还想要在説些什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李元霸竖起手指‘嘘’了一声,示意众人安静,紧接着便对门外説道:“何事?”

管家白福的声音响了起来:“王爷,外面有一人自称李朔,乃是燕王内弟,他説有要事要见王爷,您看是否要把他请进来?”

“燕王内弟?”

李承乾等几个小家伙相互对视一眼,有些感到不可思议,这个时候李祐媳妇的弟弟跑过来做什么?

李元霸没有説其他的话,而是直接道:“你且去唤他进来吧!”

过了没有几个呼吸的时间,一个看起来身体有些单薄,衣着破衣烂衫,而且皮肤却极为白皙的少年郎,脚步踉跄地进了温暖的书房。

“小的李朔见过王爷……啊,见过太子殿下,见过蜀王……”

李朔仗着李佑小舅子的关系,自然是见过李元霸以及李承乾等一众王爷的。

只是他没想到,太子他们竟然也在武王殿下的府上。

仔细打量了这李朔半晌,李元霸有些好奇地説道:“你説你是李祐的内弟,那为何穿得如此衣衫褴褛?”

李朔的眼中有着苦意,他满脸悲苦地説道:“王爷,小的本是燕王儒人李艳的二弟,前两日的时候,小的无意间走到燕王书房,听到书房之中隐隐有合围、刺王等言语,好奇之下便凑上前去细听……结果,结果却惹来了燕王的杀人灭口……”

説到后来,李朔都快哭了,那委屈的样子活像死了一百次。

“哼,还真是好奇心害死猫呢!”

李元霸冷哼了一声,眸中忍不住现出一丝寒意,道: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机密?想必这也是你为什么要来找本王的原因吧?”

“是!”李朔抽噎了几声之后,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似乎想让自己更痛更清醒一diǎn,“燕王要谋反……”

此言一出,除了李元霸之外,其他人,李恪、李愔甚至是太子李承乾都跟着跳了起来:

“不可能的,就算加上燕王特意放进来的那些私兵,加在一起,他手里才多少人?他凭什么谋反?”

“小的,小的知道的其实也并不多……”

李朔一边思索一边説道,“听他们得到只言片语,好像是在説,圣驾这几日不是并不常在宫中吗,每当圣架前往大理寺的时候,燕王就会邀候君集候大人以及几位兵部的大人前来府中,他们具体计划了什么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燕王已经想办法把长安周遭州道郡县的府兵给收在手中了……”

“什么?”李恪面色大变,“长安城周遭各州道郡县不下五个,单论府兵就足足两万之众,哪有那么容易被控制住的?”

“据説长安周遭各州道郡县的部分刺史以及府兵的都统,已经被燕王给控制住了。”

李朔的声音多少有些颤抖。

“该死的,这些家伙吃着皇粮,拿着朝廷的俸禄,父皇对他们也不薄,没想到他们竟然投靠了燕王,真是该死啊!”

李愔闻言气得浑身颤,若不是此刻身在武王府中,怕是李愔早就开始各种摔砸了。未完待续

齐齐哈尔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淮南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郑州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新疆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