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互聯網信息接收效率的心理學解析從刷屏強迫

2019-11-09 02:22: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豆瓣上有个小组是关于刷屏的,以前我没在意,因为我没什么刷屏的强迫症但后來用了海內,信息被高端人群篩選后可讀性很高,而且和那群家伙扯淡都會覺得很有智慧的感覺,慢慢開始變成了刷屏加強型:關了頁再打開,從來不嫌麻煩这件事让我到现在都很苦恼,经常一上午就过去了全扔给了海内,自己的事全耽误了然后再联想一下,曾经在大半夜看意甲比赛的文字直播,一分钟刷屏一次,生怕错过了精彩一瞬

细想想,应该还是信息的接收效率的问题这里,我们先假定刷屏不包括娱乐行为,光说信息接收的障碍问题这些信息大多不会被排除在自己的接收能力范畴之外,限制接收信息的站不是没有,但确实不多,而且初衷也大多是为了避免用户信息过载而采取的一种阉割手段那么为什么我们在拥有了信息接收能力的时候,还要在潜意识中形成强迫型行为而增强自己的低效率呢终究,咱们都挺忙的,时间成本一定,却还要消耗很大的成本在无效率的刷屏行为上,这种行为很值得探讨

刷屏这种行为属于潜意识范畴,因为不会在刷屏前做系统性地思考在心理学里,这种行为称为heuristic processing,不太清楚国内是怎么翻译的,姑且称之为启发式行为或萌发式行为大概的意思,就是一种我们在日常行为中的固定模式,这种模式会有助于我们降低思考的负荷简单一点说,就是我们行为前做出行为决定的一种shortcut将刷屏行为定义为这一类应该是没有太多问题的,不经过系统思考和重复性都符合这种描述

在heuristic中,我认为刷屏行为最符合其中一个类型:cognitive dissonance,姑且称之为认知障碍这个概念和中文的字面意思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因为这个概念涉及到expectancy,即期望的问题我们一开始对一件事有一个预期期望;产生行为后,就会产生一个实际期望衡量值这两种期望值的差异会产生一种不均衡感,称作InsistencyCognitive dissonance的用途就是解决这种不均衡也就是说,用一种我们惯用的、成本最小的、效率也不太低的方式去解决心理上的不均衡感

这个,我认为刷屏行为基本可以对号入座我们对信息有一个大致的期望值,同时有一个获得信息的实际衡量值此二者的差异所产生的不均衡感就是强制我们刷屏的根本动力,然后通过刷屏达到心理上的均衡,即便我们在一上午刷屏海内之后,用理性思考得出了心理平衡的代价是实际效率低下的结论

那么我们要探讨的是,对互联的信息,我们都用那些期望大概概括一下,一共5个

1. 新信息这个是互联带给我们最大的变化而我们刷屏的理由,是因为这个站能够提供给我们的信息符合或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这种满意度会提升这个站在我们心中的credibility,从而得到更多的期望但不是说,我们会刷屏到我们的实际期望值低于我们的预期期望然后就停止因为credibility的消失会比我们的刷屏行为更持久,所以会有更长一段时间的低效率行为持续

2. 人际压力当然这个主要说的是SNS别人回复了我没回复,就生怕让人家觉得自己不礼貌礼尚往来,人际压力不可忽视尤其有些情况,我们不能完全判断是否谈话已经结束而又想结束的时候,刷屏的期望就是看到要么对方说结束谈话,要么看到对方的回复,片刻耽误不得

3. 尊重当我们发表了言论的时候,我们是寻求尊重的抛出言论需要得到赞同,这种赞同感会提供给我们一个预期期望,支持我们的刷屏行为,以在更短时间获得更多的赞许

4. 自尊这个和尊重的差别在于,自尊往往在防卫时尤其重要也就是说,在争论的时候,往往这种捍卫的意识需要我们去做出刷屏行为,看看有没有更多的冒犯,出现一个就灭一个

5. 好奇惯性行为,这个是kill time的原始动力我们不是为了kill time 而kill time,是因为好奇可以填补空缺才产生了kill time的行为事实好奇可以促使我们去kill time,从而产生对kill time后满足感的期望

大概期望就是这几类期望落差主要产生于两种可能第一,期望落空站不会产生足够多的期望值给我们足够的满足感第二,期望更高在上面分析新信息的时候提到了,会产生更高的credibility而产生下一次更大的预期期望

弥补这类期望的满足感偏差,就需要cognitive dissonance出场了已经提到过了,cognitive dissonance不是理性行为,而是缩减思考成本、提高心理满足感的shortcut当我们建立起一种印象刷屏这种行为能够让我们获得最新信息,并且得到心理满足感的时候,我们就会倾向于用这种方式去忽略自己的理性,这种行为在发生的时候是不受控制的

成,理论咱就扯到这,估计诸位都快疯癫了,一堆英文概念摆出来了关系也乱七八糟的笔者实在不知道国内的准确翻译,再次致歉咱们下面唠叨唠叨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先从大块说,heuristic的对立概念是systematic processing,也就是系统分析,说俗了就是理性判断但有个问题,站是希望自己提高信息供给的高价值的,也就是说,站希望用户信息接收的满足感很高因此站其实是默许甚至支持用户这种刷屏行为的,不是流量的问题,而是这种行为本身就能提供潜在活跃度的可能性所以我们不能要求用户自己去控制住刷屏行为美国不也开始抱怨Facebook不值得去浪费时间了么(1)(2)何况,要求用户自律这件事本身不现实,用户没有必要去提高自己的效率以迎合你这个站的高价值体验相反,用户一旦觉得在这里浪费了时间,就是你的产品设计问题,没什么好说的

论解决方案,其实我没有太好的方法姑且瞎扯几句

首先,直接拦截信息,这一点是尤其不可行的比如海内(王兴对不住了,好的坏的都提你),强行将首页的动态拦截,用户没有办法向回找到更多信息这种考量应该是出于对信息过载的解决,然而这种方式会导致另外的问题还是从心理学角度来讲,sunk cost,即沉没成本(这个在心理学里也有很多讨论)在这里可以应用用户会考虑是否需要放弃现在的时间成本即而获得更多的满足感这个在经济学上似乎是说得通的,然而满足感换取到的低效率确是和经济学的大原则相悖的因此,这个悖论证明我们在找到对拦截信息这种强制手段得到合理改进的机制前,应用在信息获取中值得商榷当然,信息过载同样是很严重的问题,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将是web2.0对信息筛选的一个巨大贡献实则,我仍期待语义能够承担此重任,但不是此篇主题,故略

那么还有什么方法呢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也许我们可以采用一种包围策略,采取多途径获取信息的方式来分散用户对低效率的厌恶用户的满足感来源此时并不是信息获取,而是拥有即,保证用户能够有拥有的感觉,比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更能对症下药我们如何让用户有拥有的感觉我的答案是,充分利用第三方的力量,转移用户对浏览器乃至刷屏行为本身的依赖什么意思呢,其实特别简单,就是开发出多种关注途径,比如工具条,大家可以试试在浏览器里安装了Facebook工具条后是不是还那么频繁地登陆;再比如基于Adobe air的桌面客户端等等当我有了这些方式去获取我因为刷屏而获得的那些实时信息,我的拥有感就会得到实时的满足鲜果的工具中应该有一款是这种东西,twhirl对twitter和friendfeed的支持也让我现在很少登录twitter主页了我们有了这些关注信息的多种途径后,首先会分散对浏览器中F5的依赖,以为我们已经不需要通过刷屏来达到目的了;其次,也会对自己的站信息渗透进工具栏和桌面有更好的扩展笔者很支持这种多途径的第三方工具关于第三方的话题,鲁公子一样很关注,以后的话题会涉及到

但这个方式也很tricky,因为这个方式解决的是对低效率的厌恶,而不是解决低效率本身这个导致我们对站的满意度或许会提高,但对实际效率的提高没有直接的帮助这个看怎么做价值判断了,如果我们一切以用户为导向,那么这种方式已经可以解决问题了;如果我们以超出用户期望作为己任,这个方式还是多少有些掩耳盗铃

我仍然是期盼能够有提高用户接收信息效率的方式产生的在写豆瓣工具性和社区性的文章中我也提到过,工具性和社区性并不矛盾,但好的社区一定是工具性和社区性兼备的,满足kill time的人浪费时间的需求,也能满足信息导向型用户的高效率需求Facebook并没有到完美的程度,但想kill time的人,那里有数不清的游戏或者心理测试等着他们;想获取信息的人,那里几乎可以整合所有你常去的站的wighet,一站式解决信息碎片化带来的问题这也是FB的核心竞争力我们所盼望的好站,最基础的要求也是这样,想花一堆时间在上面的时候不空虚,想尽可能节省时间的时候,站照样能帮上你

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刷新了谭帮主的帮客社区和海内不知道多少次,中间还看了一会FB的web IM再次鄙视自己和自己的潜意识一回呼吁海内工具条

鲁公子 2:24 于悉尼

鲁公子的邮箱:vincent0715@

来自:互联信息接收效率的心理学解析从刷屏强迫症说开去

生物谷药业
小儿感冒咳嗽专用药
咳嗽舌红苔薄黄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