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虐仙记 第745章隐

2020-01-14 11:54: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虐仙记 第745章隐

“薛冲,你就是个胆小鬼,你为什么不杀了我?”风流云的泪水流下,有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似乎他的信心已经被击溃。+,而事实上,这一次失败,面对面的失败,悬浮宫和太上魔门部队被薛冲面对面的击败,再加上风流云被薛冲连续三次饶命,这种挫折到极diǎn的感受,在看到神兽宫部队势如破竹一般攻击过来,自己无力抵挡的时候,这种挫折感觉彻底的被diǎn燃,就算是死在薛冲的手上,他也不想再欠薛冲的恩惠。

以风流云的骄傲,这是无法接受的。就算薛冲饶了自己三次性命,但是他内心的想法很强大,等将来捉住薛冲之后,再还他三个人情,也就是啦。可是今日的惨剧使得他感觉到找薛冲报仇无望,即使是凶悍如多灵子,也无法将薛冲除去,更何况是自己。

薛冲的眼中显现怜悯的神色:“流云,夫天下一统,乃世之正道也,你为何不明白天道之术?屈身守分,以待天时,当今悬浮宫和太上魔门式微,神兽宫一家独大,此诚不可与之争锋也,你何必对我耿耿于怀,今日纵然不是我薛冲领兵,是祖师爷龙日月,恐怕结局也没有什么不同,所以你不用觉得你欠了我三条或者是四条命。我之所以放过你,其实对我神兽宫而言,没有丝毫的好处,可是我薛冲爱才,那是发自肺腑,就算你今日对我无礼,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你想必知道我的苦心?”

薛冲身后的部队已经占领阳明镇,此时血衣长老等高手已经回到薛冲身后,听到风流云如此无礼,心中也是大为不满。

风流云呵呵大笑:“小子,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神佛。是万能的,你可以左右我的一切,可是你做不到的,我告诉你,我用不着你动手,也用不着这些狗一样的人动手。我自己了结,算是还清了你所有的恩惠了吧?”

説完,他举起了手中的悬浮念珠,向着自己的眉心,狠狠的砸下。

这一击的风声,薛冲即使是在三百步开外,也已经可以清晰的感应到。

这一击是决心一死以谢薛冲,薛冲的柴刀就在这一刻出手,狠狠的砸向悬浮念珠。

蹦咔!一声惊天裂空的爆炸产生。薛冲有一种进入了深度睡眠的感觉,反正,在一刹那之间,强烈的罡气向四周弥漫。

噗哧!薛冲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风流云当然没有死成,堂堂的一件道器悬浮念珠就这样四散飞入了天空之中,道器已毁。纵然可以将散落的念珠再找回来,但是也已经无法再次凝聚成道器了。薛冲神一样的柴刀,已经彻底的将敌手的道器破掉。失去了应有的威力。

风流云怔住在当地,眼睛血红。看着受伤的薛冲:“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实在想不到,“你怎么这么残忍,连死都不让我死?”

叹息,咳嗽。

薛冲制止主了众将上前的举动,笑:“我的伤不碍事,大家不必担心。”然后。薛冲转向了风流云,眼神之中显现真正的赞赏:“风兄弟,我等到你即将自戕前一个刹那才出手相救,我实在想不到,你居然会真的选择死亡。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这条命十分值钱,根本不必轻易就死的?”

风流云像是看着野兽一般的看着薛冲:“就因为这一diǎn,你宁愿受伤也要救我的命?”他实在无法理解,薛冲会是这种人。这种举动甚至可以用高尚来形容。

在他以往的字典里,薛冲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不折不扣的伪君子,当年骗取了自己的信任,也曾经得到过风悬羽的帮助,可是现在却居然想要对悬浮宫赶尽杀绝,可是现在,他似乎觉得薛冲并非完全如自己所想,他似乎是真正的爱惜自己。

薛冲摇头:“我以前不杀你,我现在救你,并非仅仅因为我薛冲还记着以前我对你的情谊。以前我饶你三次不死,我早已经将当年欠你和你父亲的账一笔勾销,我现在救你,是因为我爱才,真正的爱才!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总之我要告诉你,将如有一天,你不想呆在风悬羽的身边,你看透了你父亲的虚伪之后,你再回到我这里,我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风流云看着薛冲,看着血衣长老等如狼似虎的人,忽然一声长啸,猛然跃入半空,就此消失不见,良久之后,还可以听到他声嘶力竭的呐喊。

血衣长老充满无边的愤怒:“掌教师兄,此人太过狂妄,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既折损了风悬羽一员大将,又可以大大的打击敌手的士气?”血滴子等人的神色和血衣长老相同,他们显然不能容忍任何人对薛冲的不敬。

薛冲笑:“我幼时和他有交,不忍杀之,这是其一;我深知他的性格,还算是耿介,虽然这样的人看似该杀,可是仔细想起来,却未必没有可爱之处,想想,诸位是想娶一个心思重重,居心恶毒的老婆在身边,还是娶一个喜怒哀乐写在脸上的女人,前者还是后者?”

血滴子等人笑了起来:“当然是后者。”

虽然是在鲜血密布的战场上,但是薛冲説话的时候,似乎有一种奇异的魔力,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之听他的声音之中充满强大的自信:“所以,我想他做我的人,就必须原谅他的耿介,否则不如直接杀了他;其三,败军之将,何以言勇,此后他就算是为风悬羽出力,恐怕也已经不敢让大事情让他来做,当然,这一diǎn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已经通过放他回去再一次的挫折了风悬羽和狼天仇的军心,夏墟城守不了多久,想必诸位都应当看在眼里?”

“掌教师兄英明,我真的是佩服!”“神机妙算!”无数的赞美之声响起。説这些话的人,曾经都丝毫没有将薛冲这样一个黄口小子放在心上,即使是在谈论的时候。当时也觉得薛冲做到神兽宫的代理掌教,运气的成分居多,可是想不到的是,在不长的时间里,薛冲接二连三的创造奇迹,甚至使得神兽宫成为天下第一大教。

自从那以后。所有人看待薛冲,即使是修为极高的长生境界长老看待薛冲,都有敬畏的因素在里边,盛名之下无虚士,没有一个人相信取得了这诸多成就都是运气好。

到了现在,尤其是经历了青叶尊者被狙杀的事情之后,所有人对薛冲甚至已经抱着一种神明的态度,他的话就是命令,就是圣旨。谁也不敢违背。因为根本就违背的本钱。自始自终,薛冲的决策就没有过一次错误,而且门派之中不该得罪的人,薛冲也一个都没有得罪,并且给他们优渥的待遇,极好的礼节对待。就算是在心里嫉妒他,憎恨他的人,依然无法不佩服他。他的确领导整个神兽宫的能力。

薛冲的手在空中轻轻一顿,所有人的説话声立即停顿:“多谢各位的赞美。不过薛冲算什么,还不是靠大家伙的力量,才能有今日的大胜,大家立即回去,庆功宴早已经摆好。”

众人欢声雷动,簇拥着薛冲回到中军。此时的神兽宫部队。业已占领了整个阳明镇,十方神兽大阵的守护之下,可以説是滴水不漏。当初为了将这阵法操练到纯熟的地步,薛冲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挨了老龙多少顿臭骂。无奈,薛冲就执著,终于将此阵练习纯熟。这使得无数的高手除了可以自保之外,还可以有效的发挥战力,即使是对付多灵子这种妖孽级别的人物,也有自保之力,这是合体阵法,在练习纯熟的前提下,居然可以以寡敌众,以多胜少。这一diǎn,正是悬浮宫和太上魔门的软肋,薛冲苦练十方神兽大阵,就是发挥神兽宫长生高手和金丹高手众多的优势,步步为营,将敌手摧毁。

对于风悬羽、多灵子、信母君和狼天仇这种狠角色,薛冲心中雪亮,能够杀了当然是好,可是这种级数的人大多是狡猾如狐,而且没有多少弱diǎn的存在,并非一定要剿灭之,可是只要自己能将他们从天狼谷、夏墟和魔都天骊山赶走,则自己统一天下仙道门派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剩下的,就是自己和这些敌对实力长久的鏖战。也许用不了多少年,多灵子、花梦瑶、信母君、柳清风这些绝dǐng高手,都会因为灵气枯竭而中断修行,不足与神兽宫抗衡。

薛冲甚至可以断言,如果一直得不到灵气的补充,这些高手最终不得不成为魔,最终还是会被神兽宫剿杀。

夏墟城中是一片混乱,一脸紧张,以前喧嚣无比的都市,很快的死寂下去,再也没有丝毫的生气,家家户户都关上了大门,人去楼空。这是夏墟城的传统,一旦有事情的时候,大多逃入夏墟城后的阳明山,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

此时的夏墟根本就是一座空城,风悬羽独自站在夏墟坚城的城墙上,看着远处薛冲的军队,叹了口气。

清冥子赶紧劝慰:“掌教师兄,薛冲的部队虽然厉害,但是我们悬浮宫也不是孬种,杀了他们好多的人!”

风悬羽一diǎn也没有高兴的样子:“杀人多有什么用?薛冲有的是人陪我们死,可是我们伤不起,最重要的,云儿死啦,他去送死啦!”

他倒不是因为父子之情,而是因为损失了一个强大的帮手悬浮宫正是用人之际,想不到的是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狼天仇叹息:“风兄不必太过悲观,没有风流云,你还有我们呢!”这一次逃跑得比兔子还快人,现在居然一副没事儿一样,风悬羽心中深为不齿,但是形格势禁之下,只得堆起笑脸:“多谢狼兄仗义相助,这一次若非有贵部鼎力相助,恐怕我悬浮宫此时已经全军覆没。”

祖黄泉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好在我们明白形势,损失不到一半,我们还有再战之力,现在悬浮宫和太上魔门唇齿相依,説多的客气话已经没有意思。不过,小的得到一个重大消息。”

“什么消息?”这一次,连多灵子也过来啦,他实在也无法抵挡主薛冲的进攻,一筹莫展,当然要听听风悬羽和狼天仇的意见。

“风流云并没有死!”

刚到的元璧君听到这话的时候,声音之中充满尖利的吼叫:“这不可能,薛冲又不是一个善人,到手的肥肉他焉能不吃的道理?”

“哼!”清冥子背转了身子,他对元璧君非常的不满。他当然看得清清楚楚,战斗之中的时候,元璧君狡猾无比,居然抢先逃跑,若不是她的脆败,他自信还可以多抵挡薛冲一些时间,多杀伤一些神兽宫弟子。元璧君令人生气,可是她毕竟在杀人,在自保,可是最使得他生气的是夏雨田,这家伙一直都没有动手,甚至一diǎn都没有对薛冲的挑衅表达一星半diǎn的敌意,可是夏雨田的武功不低,至少都是长生第二重不灭境界的高手。很显然,这家伙只听命于元璧君,他喜欢元璧君的肉-身,其余的,他似乎已经再也没有丝毫的兴趣。

元璧君咯咯笑将起来:“哎哟清冥子师兄,小妹若是有什么地方惹你不满,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多多担待?”

风悬羽就打断了清冥子的回话:“祖先生,你説什么,我的云儿没死?”他的神色之中倒是的确有关切之意。

祖黄泉颔首:“此事千真万确,这是他回到夏墟时候托付我转交给您的信。”説着祖黄泉拔开衣服,从最里层衣服的夹层之中珍而重之的取出了一封淡金色信纸的信。

风悬羽有diǎn颤抖的打开,紫色的字体映入眼帘,却是:“不孝不肖之男风流云顿首百拜于父亲尊前:孩儿受父母生养大恩,奈何被薛冲屡次三番的饶恕性命,心中实在不知道此生之意义,现心中懵懂无边,欲寻一处幽静之地修行,心乱如麻,不及向父亲面辞,叩首!男风流云泣血百拜!”

风悬羽眼中的神色先是惊喜,随即露出哀伤的表情。他知道,薛冲这一招真的是太厉害了。今后也许无论怎么样,风流云都不会为自己效力了。风月是个女子,女生向外,而且他一直都在利用自己的女儿,背叛自己,投入薛冲的怀抱,他倒是可以理解,但是自己的儿子不死,却是这样的态度,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为什么,云儿,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倒是宁愿看见你像是一个男人一样去战斗!”风悬羽疯狂的吼叫起来,声音痛楚。

元璧君冷笑起来:“区区一个风流云,倒是无关大局。现在的形势,我们已经面临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风掌教,你现在算是我们的首领,你若是再不早拿主意,你手下的人我不知道,但是我手下的人,想必一定会作鸟兽散了?”未完待续。。

宁波市鄞州第二医院
成都市武警医院
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泰州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宁波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