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白银霸主 第五百一十二章 水火机

2020-01-14 09:50: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白银霸主 第五百一十二章 水火机

“动起来了,真动起来了,这个铁疙瘩动起来了……”

“把煤准备好,注意,别让火熄了……”

“旁边的人让一让,不要往这里挤,这锅炉可是会烫人的……”

一月中旬,雪后初晴,寒气稍褪,地上的积雪还未完全化去,严家的铁匠作坊的院子里,就已经热火朝天,熙熙攘攘,一大堆人把铁匠作坊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在院子中间的空地上的那台“铁疙瘩”的飞轮慢慢的转动了起来。

严德昌,周铁柱,还有铁匠作坊里的几十个学徒弟子,严家的一堆管事,再加上严礼强,史长风,石达丰,沈腾,陆佩恩,还有从黄龙县制造赶过来的钱肃与几个铁匠作坊的老工匠与匠头,最后则是温兆伦和灵山派的一干弟子,所有人都围在了院子里,看着灵山派送来的那个“铁疙瘩”在点火加水之后,慢慢的动了起来。

除了严礼强和温兆伦等少数几个人之外,看着那台“铁疙瘩”动起来之后,所有人都瞬间哗然,周铁柱激动高喊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打了一辈子铁的严德昌看着那转速越来越快的飞轮,也是目瞪口呆,整个人在喃喃自语,“我打了一辈子的铁,没想到这火加上水能让铁疙瘩都自己动起来……”

从制造局赶来的钱肃和几个老铁匠与匠头,这个时候盯着那转动的飞轮,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至于其他如史长风等人脸上的表情,这个时候也基本大同小异。

严礼强就站在这台刚刚发动组装起来的蒸汽机的旁边,看着那飞速旋转的飞轮,目光从那台蒸汽机上的一个个部件上面扫过,眼神之中有些惊叹——乍一看,这一台蒸汽机就像是一个一米多高的灶台,蒸汽机的下面,是一个金属的几座和框架,在那个框架的左边,是一个类似灶台的生火的锅炉,锅炉是铁制的,在锅炉上面,还有一个用黄铜打造出来的亮黄色的圆筒形的水箱,那水箱大概有一米长,水桶粗,在水箱的上面,有几根铜管,有的铜管是加水的,有的铜管是出气的,还有泄气的,在出气的铜管的中间,还有一个可以调节进气量的手动阀门,这根进气管连接着蒸汽机最重要的气缸,气缸上面是活塞和曲轴连杆,一个直径五十厘米左右的圆形的转动飞轮,就在曲轴连杆的另外一边,随着气缸之中的活塞动了起来,那个飞轮在连杆的作用下也快速转动了起来。

但真正让严礼强惊叹的,却不是这些,而是位于这台蒸汽机下面的那个把输入到气缸之中的蒸汽进行冷凝的装置,要知道在前世,这个冷凝的装置可是在蒸汽机被发明出来许久之后,由瓦特弄出来的,最初的蒸汽机有两个明显的缺点,一个是活塞动作不连续而且慢,第二个就是蒸汽利用率低,浪费原料,造成这种问题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蒸汽在气缸内冷凝,瓦特对蒸汽机的最大贡献,就是把传统蒸汽机的冷凝方式,从缸内冷凝变成缸外冷凝,在瓦特完成了这个改良之后,蒸汽机的基本机构才彻底稳定下来,然后开始大行其道。

严礼强原本以为张佑荣第一次造出来的蒸汽机不会想到缸外冷凝这个办法,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台由灵山派送来的蒸汽机,已经采用了缸外冷凝的方式,这样一来,这台蒸汽机的可靠性,稳定性,已经大大提高,绝对可以达到投入实用的标准了。

严礼强心中暗暗有些惊叹,张佑荣不愧是张佑荣,只是在被自己点破之后,经过一年时间,张佑荣造出来的这台蒸汽机,就已经非常的完备了,眼前这台由灵山派千机堂打造出来的蒸汽机,已经和自己脑海之中的成熟的单缸蒸汽机的结构非常接近,虽然乍一看有些细节还有些粗糙,但基本的机械结构和使用功能已经完全具备。

操作着眼前这台蒸汽机的是灵山派千机堂的两个弟子,温兆伦就站在旁边,有些骄傲的看着灵山派千机堂弄出来的这台铁疙瘩,之前张佑荣回到千机堂的时候,对严礼强推崇备至,曾经还和温兆伦说过严礼强的机关格物之术的造诣,深不可测,有可能还在他之上,温兆伦虽然一直对张佑荣的本事非常的佩服,但是对张佑荣称赞严礼强的话,心中却有些保留,在来到甘州之前,他根本不相信一个十多岁的毛头小子能在机关格物之道上的造诣能和大汉帝国第一机关宗师张佑荣媲美,但在来到甘州之后,在苍龙山天池见识过严礼强在弓道上的本事,温兆伦的确对严礼强刮目相看,有些震惊,但说到机关格物之道,他还是觉得严礼强不可能比张佑荣更厉害,张佑荣说眼前的这台铁疙瘩的构思是严礼强想出来的,哪怕在见到严礼强之后,温兆伦也一直觉得严礼强或许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脑袋灵光一闪有了个构思,真正厉害的人物,当然还是他们千机堂的张堂主。

周围人脸上的神情和震惊之色让温兆伦这个千机堂的副堂主非常满意,记得他第一次看到张佑荣弄出来的这个东西时也差不多是这个神色,那一干人脸上目瞪口呆的样子,在温兆伦看来,就像是对灵山派和千机堂无言的赞美,让他非常受用,而当温兆伦的目光转到严礼强的脸上之时,这位千机堂的副堂主微微愣了一下,因为严礼强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震惊,而是用一种玩味之中带着几分审视的眼神在看着这台灵山派千机堂造出来的“前无古人”的机器。

看到这样无人能够造出来的东西,难道不应该是一脸震惊加敬佩么,审视?那是什么意思?

温兆伦心中微微有些不快,“咳……咳……严公子觉得咱们灵山派千机堂造出来的这台水火机如何?”

水火机这个在严礼强听来有些怪异的名字就是灵山派给这台蒸汽机取的名字,简单点说,就是以水火之力可以驱动的机器。

“张老哥果然不愧是大汉第一机关宗师,千机堂造出来的这台……水……水火机绝对是白银大陆头一份,佩服,佩服!”严礼强微笑着称赞道。

听到严礼强如此说,温兆伦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觉得严礼强还算谦虚。

“礼强,这飞轮的转动,如何能让它慢下来……”在盯着这台蒸汽机半天之后,严德昌忍不住问出了一个问题。

“哦,要让这飞轮慢下来其实很简单,父亲你看,那铜管上的阀门就能控制,把阀门拉起一些,这飞轮就会慢下来,开大一些,这飞轮转速就会快一些……”严礼强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亲自动手,拉着那个和锅炉铜管连接的蒸汽阀门示范了一下。

看到严礼强一动手,温兆伦和旁边的几个灵山派的弟子一下子愣了一下,他们都还没说怎么控制这水火机,这严礼强怎么看一眼就知道了呢?

“那这阀门为何能够控制这飞轮的转速?”周铁柱也挠着脑袋问道。

“那是因为这个铜制的水箱里面的水被烧热之后,产生的蒸汽会从这根铜管里进入到这个气缸,这个阀门就是控制铜管里的蒸汽大小的,蒸汽小,那个飞轮的转速就慢,蒸汽多,飞轮的转速就快!”严礼强指着蒸汽机解释道,“只是要用这台东西的时候要小心,这水箱下面的锅炉如果还烧着火,这个阀门就不能完全关闭,在通气阀门关闭之后,这里的一个泄气开关一定要打开,如果把所有的阀门关闭起来燃水,时间一长,这个水箱会炸开,非常危险,如果旁边有人的话,有可能就有死伤……”

“哦,这个东西还会炸?”周铁柱惊讶的问道。

“当然!”

温兆伦已经一脸惊讶,因为之前在千机堂一开始在开始研究制造这个东西的时候,果然就是像严礼强说的一样,出了一次事,好在那次事故没有伤到人,在锅炉爆炸的时候,周围没有人,只是把一个工作作坊弄得一片狼藉,从那之后,张佑荣才想到要给这个锅炉装上一个泄气口……

“我听堂主说严公子在机关格物之道上的造诣非同一般,那严公子看了这台水火机,能不能猜到咱们堂主造这个东西在哪里花费的功夫最多?”温兆伦有些不死心的再问了一句。

严礼强微微一笑,指着气缸下面的那个毫不起眼冷凝装置,“你们千机堂最早造出来的水火机上,都是没有这个东西的,这个东西一定是张老哥最后才弄出来的,也是张老哥实验了无数次,花费了大把时间和精力弄出来的,不知道我猜得对不对!”

“啊……”温兆伦目瞪口呆的看着严礼强,旁边那几个灵山派的弟子看着严礼强的眼神,简直就像见了鬼一样,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严礼强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瞬间把温兆伦和几个灵山派的弟子镇住了。

“钱叔,你看制造局这边能不能也造出这个东西来?”严礼强转头问钱肃……

西安碑林医院有哪些医生
北京军海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济宁牛皮癣治疗方法
常州知名白癜风医院
肇庆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