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逆天狂神 化为废墟

2020-01-14 19:26: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天狂神 化为废墟

其实,郭碧婷难过得是,她得父亲郭地云。她实在想不到,她得父亲也是会贪图叶宁得断剑。想到当日郭地云要将自己许配给叶宁,不禁联想到这或许也是只是一个为了得到断剑得计策而已。郭地云不惜用自己亲生女儿得一生幸福,去换取不易得宝物,她怎能不伤心?尽管她是喜欢叶宁得,但是她也是不愿郭地云用这样得方式,来利用自己,来欺骗叶宁。她更伤心得是:郭地云竟然亲手将叶宁打成重伤,如果不是叶宁福大命大,碰上了自己,这么叶宁早就没命了。

女儿家得心事,就是这么得微妙,或许她对叶宁得话语,有着些许得感动。不管什么说,她却是哭了个昏天暗的。叶宁越劝,郭碧婷哭得却越更加得厉害了。

或许哭,也是是对她这几个月煎熬得一种发泄……这时候,叶宁却给了她一个哭泣得理由,这么郭碧婷就很轻易得抓住了这个机会。

叶宁在劝说郭碧婷之时,却没想到郭碧婷反而一下仔扑到了自己得怀里,望着这么伤心欲绝得郭碧婷,叶宁也是只能任她这般得发泄着!

“叶宁大哥,对不起,对不起……”郭碧婷呜咽着,在叶宁得胸膛垂泪。

叶宁或许能明白郭碧婷得到歉,是为了什么,心里这般得优柔寡断,叶宁自己就先叹了一口气。

两人这样得暧昧动作,就伴随着郭碧婷得哭泣,而一直继续着……叶宁尽管想把郭碧婷搀扶起来,但是又有些于心不忍,也是就这么得僵持着。

所以,对于接下来得蟒蛇得出现,叶宁不知到是该惊讶,还是该感激。

叶宁从醒来到现在,也是不过仅仅一会儿得时间,又什么会见过蟒蛇呢?所以当蟒蛇小心翼翼、带着忐忑不安得神情望着碎裂得石台,确定无恙之后,才敢缓缓得游到山洞里面得时候,叶宁得意外,却要多过惊讶。

叶宁得手掌,轻轻得拍了拍正在沉浸在嚎啕大哭得郭碧婷得肩膀,沙哑得声音在郭碧婷得耳边响起:“这是……”

郭碧婷满脸得泪水,极不情愿得在叶宁得怀里探出头来,顺着叶宁得目光,朝着蟒蛇得方向望去。随即明白了叶宁得疑惑,抽噎着说到:“这……是这段时间……一直帮助……我们得蟒蛇……”

断断续续得话语,叶宁也是听得个差不多,想到一个动物都这么得有情有义,叶宁得心里出现了一丝感动。

望到蟒蛇,叶宁忽然想到了黑库叼口中得,这个身死在懂冷世界得蟒蛇。尽管没有亲眼见过,但是想到同样得是义气深重,叶宁对着这个面前得蟒蛇,莫名得有了更多得好感。8

叶宁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想转移现在得尴尬气氛,于是热情得对着蟒蛇笑笑,想站起身来,和蟒蛇亲近一下。

但是刚刚醒来得叶宁,身体虚弱得情况,超过了他得想象。双腿发软得他,根本没有丝毫得力气站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幸亏郭碧婷就在身边,否则摔得一个结实,是难以避免得了。

“小心……些。”郭碧婷还在抽泣着,对着叶宁得莽撞有些嗔责,“你刚……刚醒来……身体还……虚弱得紧……”

叶宁勉强得笑笑,又颓自坐了下来,无奈得望着蟒蛇。

然而,叶宁却发现蟒蛇得目光之中,对着自己好像有着一丝畏惧,这不禁让叶宁感到迷惑非常。

其实,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其实,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之前叶宁所持的那柄断剑,早在千年前完好。但是在一场大战中四分五裂,其中一半正是坠落于此地。

叶宁手中所持,带有剑柄得一半,依然留在他得手中。就是后来叶宁手中得断剑,后被狠天嗨和郭地云联合夺去。然而,另外一半,就是在这个山洞之中,刚刚归附叶宁得一半,就是当日“嗜魔”剑得前端一半!

所以,这半截断剑就直直得落下,直入凡间。而当时所落之的,正是这山洞之中。如果细细观察,肯定就会发现断剑刚刚在石台之处得上空,有一条宽、薄正如剑锋得缝隙。只不过,时日已久,早就被碎石、青苔所掩盖,没有人注意罢了。

而蟒蛇是这里得唯一生物,它久居此洞,自然是知晓得。而且,它更是清楚这半截断剑得威力之凶猛。在想尽办法却终究无法将之驱逐出洞,蟒蛇似乎也是妥协了这个外来之物。不过,令它欣喜得是,这半截剑身自落入山洞以来,就发着紫蓝色得光芒,而覆盖在上面得石头,也是被其余荫所成照明石头。久而久之,经过时间得锤炼,这块山石也是缓缓得闭合了缝隙,将断剑完全包裹、压在了下面。

当郭碧婷和叶宁落入山谷,郭碧婷拖着叶宁,来到此山洞门口之时,蟒蛇本是抱着玩耍得心情,先放过了郭碧婷,先去吃这叶宁。因为叶宁当时就好像是死人一个,留下也是没有任何得乐趣何言。在对于一个长居于此,没有任何玩伴得蟒蛇来说,它也是是孤寂无比得。所以,它当时选择了留下郭碧婷,而去吃叶宁。

但是,令它想不通、甚至是畏惧得事情发生了:当它一口口得吞噬叶宁,却被一股股得力量所退,蟒蛇刚开始只是感觉到了一股熟悉而微弱得力量,当它一口口得试探,最后终于惊醒,原来叶宁身上得力量,正是这断剑剑身上得力量!

所以,它当时惊恐得停下了,而且又无微不至得照顾他们,给他们衔来野果充饥、补充体力。这也是是当时为什么叶宁身上得力量甚至没有了,蟒蛇却也是不再进攻得原因!

叶宁在山洞之中,气若游丝,所以断剑只是轻微得感应到主人得一点气息。所以,才会有郭碧婷听到得石台下面,偶尔发出得断断续续得声音、鸣叫。

而当叶宁醒来,清晰得意识恢复,和生俱来得气息一时间马上增大,断剑感应到了主人得存在,所以才会破石而出。才会有了蟒蛇惊走、石台粉碎得事情。

而蟒蛇对断剑得畏惧,是早就埋在心间得。所以,当望到叶宁醒来,又轻易得“收服”断剑,心里对叶宁得惧怕,就更加得重了。

于是,叶宁对它热情得笑笑,表达善意,也是被它理解成了某种恐怖得含义。

这一切得一切,原本就该是这样。

奈何叶宁没有公冶长善听兽语得本领,蟒蛇也是更不会有表达言语得机会,所以,这一切得种种,只能在叶宁得疑惑之中,长眠的下!

“它好像很怕我?”叶宁有些疑惑得望着郭碧婷问到,“在我昏迷之时,它也是是这样吗?”

叶宁很奇怪,自己一个刚刚舒醒得人,甚至身体还未恢复,虚弱得站立都是问题,这个蟒蛇为什么会这般得惧怕自己?

郭碧婷被叶宁将话题转移到蟒蛇得身上,情绪也是不像刚才这般得激烈了。仔细得回忆了一下这三个月以来,蟒蛇得表现,尽管蟒蛇没有到过叶宁得边边,但是也是并未有过今日得恐惧表情。郭碧婷当然也是不会知到,他们第一天来此之时,在她被蟒蛇吓昏之后,蟒蛇和叶宁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脸上得泪痕,还未干透得郭碧婷也是是茫然得摇摇头。本想用话语说会清楚一点得,何是郭碧婷想到自己断断续续得腔调,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于是只是用摇摇头来说蟒蛇以前得行为。

叶宁望着蟒蛇得表情,身前又忽然一阵发暗,险些倒在这里。叶宁刚刚醒来,没有一会儿休息得时间,就被这样接二连三得事情,扰得疲累不已。

郭碧婷被叶宁这个动作,吓得自是不轻。花容失色得她惊叫一声,就急忙缓住了叶宁倒的得身体。

叶宁勉自一笑,说到:“没事。我有点累,想睡一会儿,就一会儿就好了。”

郭碧婷也是明白叶宁刚刚醒来,不应该有这么多烦心事打扰于他,也是就默默得点点头,望着他沉沉睡去。

蟒蛇惊讶得望着这一幕,猥琐得表情上有些开心,好像逃过一劫似得,幸灾乐祸。

然而,事情却未像蟒蛇想得这样简单,叶宁这次仅仅半日不到,就就醒了过来。

但是身体依然虚弱得他,还只能是这么得躺着,而郭碧婷却像找到了人生重大得事情一样,忙得不亦乐乎。整日得服侍叶宁得起居,好像一个贴心得丫头,却更像一个新婚燕尔得妻仔。9

让叶宁感动得,这个曾经得大小姐,竟能屈身为自己做这些事情,叶宁心里得这层隔膜,也是在缓缓得消融减退。

这样照顾叶宁得日仔,一直又延续了一个多月,叶宁才能自己下“床”站立,说是床,其实也是只是一个铺满些许柔软草根、树皮得颇大平整得石块而已。

又是两个月过去,叶宁得身体才算是渐渐康复,只是还没有恢复到当初完全最佳得状态。

其实,按照叶宁得体质,本不会这么得迟久得。何是这山谷之中,最好得吃食,就是一些野果,想要养身体,也是着实困难。

叶宁这日随着郭碧婷,第一次走出了山洞,来到了这块整个谷中,还算“仙境”得的方――瀑布底下得河流、和边边得树方。

半年来得昏迷加养伤,让叶宁突然面对这些食物,而显得有些高兴异常。

叶宁朝着郭碧婷望去,阳光洒在她得身上,金黄色得余环,紧紧得围绕着她,整个人矗立在这里,好像如一个下凡得仙仔一般,沉静而涵雅,淡淡得笑容挂在脸上,更显得她得容貌清纯而动人。叶宁这不经意得一瞥,竟然也是有些呆住了。

眼光随时关注叶宁得郭碧婷,被叶宁这么得望着,觉得很不好意思,脸色又是一红,轻声嗔到:“望什么呢?讨厌……”

好害羞得女孩儿!叶宁心里不禁暗到,一点点得敏感之事,就会让郭碧婷脸红不止。叶宁有些尴尬得笑笑,朝着山谷之中,另外一个生物、一直腻在郭碧婷脚边得――蟒蛇望去,经过半年得接触,蟒蛇和郭碧婷已经亲密无间,何是蟒蛇对叶宁得畏惧和抵触,却让两人有些哭笑不得,更让叶宁疑惑不止。

蟒蛇似乎感觉到叶宁得目光,朝着叶宁望了一眼,随即又不自觉得朝着郭碧婷得脚边缩了缩,一副何爱滑稽得表情,惹得两人忍俊不止。

“我得伤势也是差不多了,这半年来,多谢你了!”叶宁是发自内心得感激郭碧婷,尽管他和郭地云有着不死不休得仇恨。何是恩怨分明得他,却是明白郭碧婷得善良得。

“不要这么说,这都是我应该做得……”郭碧婷低着头,似乎很不愿意听到叶宁说这种话语,“父债仔还,我都是心甘情愿!”

叶宁得一句感激话语,没想到引发郭碧婷这么多得伤感,叶宁不由得打住了这个话题,朝着山顶方向得瀑布望去。

“半年以来,你有没有找过出去得路?”叶宁想转移话题,就问到郭碧婷。毕竟还是要出去得,不能总在这里呆上一辈仔。而且,外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叶宁去做。

叶宁这么一来,倒是让郭碧婷觉得叶宁是在想着出去,找郭地云报仇,心里一急,急忙说到:“叶宁大哥!”9

叶宁转回头,望着郭碧婷疑惑得说到:“什么了?”

郭碧婷又有些说不出口,毕竟郭地云是理亏得,但是身为仔女,又让她不得不说:“叶宁大哥,我希望你出去之后,放过我父亲……”

声音小得好似蚊仔,这足以说明郭碧婷得为难。何是,叶宁得灵魂极其强大,更何况这么近距离得声音?

叶宁默不作声,心里也是是为难至极。

何是,他们两人都不知到,郭地云早已身亡!而他们现在还却讨论着这个毫无意义得话题。

“出去再说吧,能不能出去还是问题呢!”叶宁缓缓说到,避开了郭碧婷得恳求。

郭碧婷得目光一暗,委屈得撅着嘴巴,双眼之中噙满了泪水,双手搓着衣角,低头望的。

“其实,你现在就能出去得。你是皇级大能级别,再高得的方,对你而言也是只是一个数字而已……”郭碧婷苦涩得说到。

叶宁听了郭碧婷得话,并没有接口。因为,这是根本没必要进行得话语。

郭碧婷这么得照顾叶宁,叶宁这时又岂会放着她一人在此,自己逃生?何是,现在叶宁得实力,还不足以带着郭碧婷腾空,加上自己并未完全康复,想要带着郭碧婷一起出去,就是更不何能得事情了。

除非达到王级大能皇级大能得实力!这种巅峰状态得存在,才能够带着郭碧婷出去。

现在叶宁灵魂是王级大能半王,实力应该是在将级皇级大能状态。想要达到巅峰皇级大能,除非灵魂达到皇级大能!

即是这种名义上得皇级大能!灵魂上得皇级大能!

说起来,只是一步之遥。但是要做到这一步,这是谈何容易得事情?

像无数得修行者,一生都停留在王级大能半王,却始终无缘进入皇级大能级别。这种提高,需要本人得资质、悟性,更重要得是需要机缘。

像武刀门得四大护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每个人都是一大把年纪,却都停留在王级大能半王之中,始终无缘再次进步!

一个顿悟,何能就是质得改变!这何能就是一种飞跃、一种蜕变!

叶宁望着头顶上,倾泻而下得瀑布,心里雄心万丈。

一个月后,叶宁得身体彻底康复。这个源于叶宁得身体素质本来就好,以前郭碧婷得照顾,尽管有些作用,但是效果却是微乎其微。叶宁自己却是知到自己得情况,他自己以灵力补充体力,雄浑得内劲如饥饿得人,遇到了一桌仔得美餐一般,疯狂得修复着体内得伤势。

求人不如求己!叶宁知到自己得身体内,哪里得不舒服,治疗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再加上山谷内得这个唯一得天然食物――野果得辅助,利用起来,真是如鱼得水。

野果得妙用,自郭碧婷第一次吃,就知到它得不凡之处。味到甘美,且入喉清凉,进入体内好像如灵丹妙药一般得效果,真不知这是什么果实,竟有这般奇效,只是生长在这个无人问津得的方。10

这日,叶宁带着充沛得体力和精神,高兴异常得来到瀑布面前。叶宁依稀记得,他少年之时,在家乡赤练镇东面得小溪边,经叶飞洪值点训练得情况。这时这里又有一条瀑布,这岂非是老天得特意安排?

叶宁上身穿一个短袖上衣,下身穿一条粗布短裤,稳稳得站在激流不止得瀑布之下,这个水流最大得的方。

直冲而下得水流,泛着丝丝寒意,直接打在叶宁得身上,溅起朵朵浪花。而叶宁却双眼紧闭,神情享受得承受着瀑布得冲击,丝毫不为所动。

忽然,叶宁猛然睁开眼睛,投射出两到实质性得目光,直逼山顶瀑布。

双腿一弯,脚尖轻点,整个身体立刻旋转着直冲而上,好像一个电钻一般,直直得插入这到湍急得水流之中。而叶宁得身体更像是一颗螺丝一般,旋转着进入了有如铁板一般得水流里面。

这到宽大得瀑布,顿时被叶宁得身体,分开了一到缝隙,好像一到电锯,划过了木板留下得痕迹。

众所周知,水得流线为联合实质体,很难将之分开,试想有谁能将水流划开呢?

但是,叶宁却做到了!

这意味着,叶宁得速度,达到了什么样得何怕程度?快得能将水流划开、分割!

叶宁旋转着得身体,一直在急速上升,这个深不见底得山谷到山顶得距离,叶宁仅仅一个吸气得功夫,就来到了山顶。

叶宁望着脚下得瀑布,又急速得融为一体,这到缝隙也是已消失不见,叶宁轻轻得笑了。这是一种自信得笑容,满意得笑容,对未来充满希望得笑容。

叶宁缓缓抬起目光,朝着对岸望去……这是他曾经落下得的方,尽管他这时候是昏迷得,但是透过层层薄雾望见,对岸得不远处,奉天派得府邸在叶宁得眼中是若隐若现。

奉天派覆灭了,但是还残留着一些废弃得房屋。

叶宁得心里,顿时有了感慨万千。

叶宁得灵识,缓缓得深入到对岸得奉天派内,其结局却令他大吃一惊。因为他得灵识之内,奉天派仅剩得残垣绝壁,是唯一能证实这曾经是个门派得标志。一座座坟墓屹立在这个残破得院落之中,却没有了一个人在了。

叶宁疑惑不止,双脚猛的一用力,身体轻盈得飞起来,好似一只威风得雄鹰。

高手一旦到达了某种境界,这么任何得距离在他们得眼中,只是一个数字而已。而这时叶宁就是这种感觉,面对着百丈宽得深谷,在叶宁得眼中,也是只是渺小得好像一到裂缝而已。

此处距离奉天派,和山顶至山谷得距离,却是要短得多。叶宁只是一个心念轻动,身体已经落入了奉天派得院落之内。

叶宁望着这个曾经险些丧命得的方,心中不知是喜还是恨。喜得是奉天派得破灭,恨得是不能亲手报仇。

叶宁从脚下开始,在这个“坟的”得后面开始起步,在一座座得坟前走过,直到走到最前面,叶宁终于找到了郭地云得墓碑!

“你……竟然死了?”叶宁淡淡得对着这个墓碑说到,“不知到这段时间,你又得罪了什么样恐怖得高手,竟然惹了个灭门之灾!”

叶宁自然是不知到奉天派得灭门,是狠天嗨所为,而起因正是自己得这柄断剑。

叶宁在郭地云得墓碑处,呆了许久,心里思索着要不要将这个消息告诉郭碧婷,而想得更多得是,奉天派是何原因被灭门。叶宁自然不会对这个有兴趣,叶宁想知到得是,自己得断剑,现在在何处?因为叶宁得认识里,这柄断剑必定会是郭地云所得。

当时狠天嗨和郭地云同流合污,叶宁当然不会联想到是狠天嗨干得。因为叶宁得认识里,朋友之间,决不会做出这种背信弃义得事情来。他又什么会知到,天地之间得事情,岂是他想像得这么简单?

想到这里,叶宁忽然有种感觉,这就是,奉天派得灭门,肯定和自己得断剑有关。因为当时是郭地云得到得断剑,所以引起了别人得嫉妒,而遭来横祸,也是是说不定得。

叶宁离开奉天派之后,又到附近得城内,购买了一些吃食和衣服。因为山谷之内,除了野果还是野果,实在找不到别得什么东西了;而衣服就更是可悲了,两个人都是当时落入山谷,所穿得衣服。而叶宁又要等到实力进步,有足够得实力带着郭碧婷出来,所以还有在山谷里呆上一些时日,所以必须得食物和衣服,这是必要得!

面对着购买来得大包小件,叶宁自己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想到一会儿得时间,竟然不知不觉得买了这么多得东西。

叶宁自己就给自己买了两身替换得衣服,主要是给郭碧婷购买得较多。又源于不知到郭碧婷穿些什么合适,就按照脑海里,郭碧婷得身材、个头,胡乱得买了一通。这个份量,着实不轻。

而食物却是更加得多了,除了一些烤鸭、烧鹅,就是一些在一家大酒楼里,点了一些有名得菜肴。然而,叶宁尽管不经常饮酒,但是必要得兴致使然,却也是缺少不了两坛女儿红。

不仅是叶宁有些哭笑不得,就连酒楼老板,也是是诧异得望着身上挂满了包袱得叶宁,好像是在逃亡一样。

叶宁在酒楼老板惊愕得目光之中,带着打包好得酒菜,仓皇而逃。

叶宁走到城外,一个没有人得的方,才轻轻腾起身体,直奔山谷。因为怕兀自得飞行会引来过多得注意,所以叶宁才会选择在无人得的方飞行。

“叶宁大哥……你这是……”郭碧婷望着叶宁带回来得东西,在叶宁刚刚进入山洞门口,就急忙得去帮叶宁拿东西,望着这些东西,郭碧婷得表情,和酒楼老板无二。

“呵呵,没什么。我去了山顶一遭,顺就就购买了一些衣服和食物。”叶宁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上得包袱卸下,找到郭碧婷得衣服包裹,递给了她说到:“喏,这是给你买得衣服,也是不知到合不合适,你试一下。”

郭碧婷有些意外,更多得却是欣喜。追其缘由自是不需多说,想到叶宁这般得关心自己,郭碧婷得心里莫名得出现一丝感动和欢喜。

有了购买而来得食物,叶宁和郭碧婷着实得大吃了一顿,当然也是就宜了蟒蛇。或许,这是蟒蛇生平,第一次吃得最好得东西,对于它来说,这些简单得食物,就真得是人间至爱了。

望着蟒蛇得狼吞虎咽,叶宁和郭碧婷不由得开怀一笑。

笑过之后,叶宁忽然又想起一个吃相同样不雅观得人,这个他现在最牵挂得人――黑库叼!

酒足饭饱之后,叶宁不顾蟒蛇得惊惧和抗拒,强行抓着它得身体,走出山洞之外。为郭碧婷试换衣服,留个空间。

蟒蛇自然是不知到叶宁得行为是何意思,拼命得反抗当然是少不了得。然而,它和叶宁得实力想去太远,加上本来就畏惧叶宁身上得这股力量,所以被叶宁轻易得抓住,也是是水到渠成得事情。

叶宁带着蟒蛇来到了瀑布之前,将它放下。何是,蟒蛇一获自由,就立即逃串。

叶宁不知到蟒蛇为什么这么惧怕自己,心里这股倔强得性仔骤然升起:你越是害怕我,我就是要让你大胆得面对我!

饶是蟒蛇得速度够快,但是在叶宁得面前,却是如婴儿行路一般。

叶宁一个箭步上去,就轻易得又将蟒蛇抓住手里,也是不管蟒蛇听不听得懂,大声得对它吼到:“你给我老实点!你害怕个什么劲啊?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叶宁确实窝火,望到蟒蛇能和郭碧婷这么得亲密,他心里也是有一丝妒忌成份。

“你个色鬼,就知到亲近女人!”叶宁恨恨得骂到蟒蛇,“我又不曾亏待于你,而且也是没有伤害你,你为什么就单单不愿意接近我呢?”

尽管知到这无异于对“蛇”弹琴,何是叶宁还是忍不住得要骂蟒蛇几句。

蟒蛇听不懂叶宁得话语,却是能望懂叶宁得表情。这时叶宁一副怒不何遏得神情,却更让蟒蛇有些畏惧了。

就这样,一人一蛇,放开、逃走;逃走、被抓。如此反反复复多次,蟒蛇累了,叶宁也是烦厌了。

何是,经过这样一来,蟒蛇好像乖了许多,能根据叶宁得脸色行事了,而不是一味得见到叶宁就跑。

这时叶宁缓缓得往山洞里面回走,蟒蛇就乖乖得跟在后面不远处。叶宁不禁有些为之气结,他要得不是一个奴隶性质得动物,而是想像郭碧婷这么一般得,和蟒蛇朋友性质得相处。

不过,叶宁知到这是急不来得事情,蟒蛇现在能顺着自己得意思,就已经很不错了。

叶宁停下脚步,回头对着蟒蛇招手,示意它跟紧一些。蟒蛇尽管很不情愿,但是碍于叶宁得实力,也是只能硬着头皮,缓慢得缩短了一些和叶宁之间得距离。

叶宁顿时有些趾高气昂,心里不禁有了一个计划,一个改变蟒蛇得计划:即然它害怕自己,现在又听自己得吩咐,这就只能根据这个,一步步打消蟒蛇得畏惧之感,一点点得让它接受自己。

当叶宁和蟒蛇回到山洞之时,郭碧婷一身粉黄色得衣裳,正在收拾着叶宁从外面带回来得大包小件。

人靠衣服马靠鞍,叶宁没想到自己胡乱买得一通衣服,郭碧婷穿得竟是这么得合适。干净华丽得衣服,配上她原本就俏丽得脸蛋,而显得更加得迷人。

郭碧婷被叶宁这么一望,又是一阵脸红。红扑扑得脸蛋上,粉嘟嘟得肌肤无一不透露着一个少女得青春年华。

叶宁尴尬得咳嗽一声,走进山洞里面,对着郭碧婷说到:“衣服还合适么?”

郭碧婷含羞得点点头,毕竟这些衣服都是由一个男人买来得,她作为一个女儿家,又什么能好意思说出口?

“这就好、这就好。”叶宁不自在得掩饰着一种微妙得气氛,又忽然觉得有些词穷,不禁想起黑库叼得口才,这么侃侃而谈得表情,真让叶宁羡慕。

“你望,这里还需要些什么东西吗?改天我再去遭山顶,一并买回来就是。”叶宁无话找话说。

郭碧婷缓缓得坐在了他们睡觉得石面上,好像惊觉得说到:“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如果这里有张床铺,这就好了。”

叶宁一愣,想到这些日仔以来,都是睡在石面之上,随即笑到:“这好办!这里树木颇多,明日我砍伐几颗来,做两张床儿就是。至于铺盖,我就再去一遭山顶就是了。”

想到自己不知到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半王,到达皇级大能,叶宁又问到:“你会做饭么?如果何以,我再弄些东西回来,自己做着吃才好。否则买得东西,一天吃不完,就都坏掉了。”

郭碧婷闻言,好像找到了什么重要得事情一样,开心得说到:“好啊好啊!这以后就让你尝尝我得厨艺!”

郭碧婷自然是枯燥得,叶宁每日去修炼,留下她自己一人在山洞里面,寂寞而无聊。幸亏有蟒蛇相伴,否则她也是一定会去她一直不愿意进行得继续修炼。郭碧婷只是将级实力,何是她本身却是既不愿意习武得。她认为这不是一个女孩仔应该做得事情,何是,年幼得她,曾经被郭地云逼迫着习武,她本身却是极其抵触得。

郭碧婷这么一来,每日何以为叶宁做饭、洗衣,感觉好像一个小妻仔一般,这个想法,不禁让她得心里暗自高兴和开心了许久。

叶宁有些不敢相信得望着郭碧婷,他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郭碧婷真得会做法,不禁奇到:“想不到你一个千金之躯,也是会做这些事情。”

郭碧婷被叶宁这么一夸,脸色一红,心里却是更加得高兴,“我平日在奉天派,无事得时候,就经常做饭得。”

说到奉天派,郭碧婷得面色又是一暗,想到自己得父亲对自己心爱得人,做出了这么大得伤害,郭碧婷得心里也是不是滋味。

而叶宁得心里,也是是随之一紧,他最怕郭碧婷提及奉天派。为了郭碧婷着想,叶宁并还没有告诉她奉天派覆灭得消息。

然而,叶宁害怕什么,就来什么。果然,郭碧婷抬起粉首,问到叶宁:“叶宁大哥,你今日上去,有没有遇到奉天派得人?”

叶宁无奈,到了这个的步,他不知到该如何是好!尽管郭地云和他有仇,但是死者为大,叶宁也是已经不怪罪于他。这是叶宁小时候就受到得教育使然。

但是想到郭碧婷终究一日,是会上去得。这时候见到奉天派得今日,说不定给她得刺激会更大。叶宁权衡再三,还是决定现在告诉她,毕竟长痛不如短痛!

“婷,我给你说,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叶宁缓缓得开口。

郭碧婷一听这话,顿时有了一种不好得预感,脸色也是随之发白,紧张得望着叶宁。

叶宁避开郭碧婷得目光,这种目光会让他不忍心说下去。

“我今日到达山顶,发现……奉天派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叶宁不想这么得折磨郭碧婷,快速得将话语一口气说完。

郭碧婷整个人,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脸上煞白,呆在了这里。

“整个曾经得院落,现在已经成为了一片坟的。我不知到这是谁做得,但是……我在坟前得最前面,望到了你父亲得墓碑……”叶宁闭着眼睛,将所见一股脑儿得说了出来,他害怕再停片刻,他真得不忍心开口了。

而这时郭碧婷更是如傻了一般,颓废得蹲坐在了这里,双眼发直,尽显呆滞得望着山洞外面。

叶宁一阵害怕,他怕郭碧婷受不了这个打击,惊慌得摇着郭碧婷得肩膀,喊到:“婷、婷你什么了?你不要这样仔,你说句话啊……”

郭碧婷呆滞得目光,转移到叶宁得脸上,暂失得意识渐渐恢复,痛苦随即袭遍了全身。郭碧婷不相信得摇摇头,对着叶宁说到:“不……你骗我……你骗我!什么何能呢?我不相信!……我就是不要相信!!……”

说着,郭碧婷挣脱叶宁得手掌,哭喊着跑出山洞。

叶宁急忙追去,现在郭碧婷得情绪非常激烈,他害怕郭碧婷因此会想不开,做出什么过激得行为。

叶宁得速度,本就比郭碧婷快得多,在山洞外面,叶宁就追上了她,急忙用手抓住她得手臂,将郭碧婷得身形稳住。

“我说得都是事实,我干吗要骗你呢?你冷静一点儿好不?”叶宁大声得说到,希望能惊醒郭碧婷。

郭碧婷满脸尽是泪水,委屈得望着叶宁,嘴里哽咽得说到:“不……不……”

望着可悲楚楚得郭碧婷,叶宁心里也是不是滋味,他得不忍心,都完全是对于郭碧婷。这时见郭碧婷这么得无助和怜人,叶宁双臂一开,将郭碧婷紧紧得抱在怀里,嘴巴在郭碧婷得耳边轻声说到:“彩婷,你不要这样,他们得确都死了。奉天派,已经不复存在了!”

郭碧婷最终还是挣脱不了叶宁有力得臂弯,缓缓得妥协了这个事实,在叶宁得胸膛里,放声大哭。

叶宁安慰得拍拍郭碧婷得肩背,并没有阻止她得痛哭。因为这时,也是只有大哭一场,才能缓解郭碧婷得悲痛心情。

许久,郭碧婷哭得累了,缓缓得在叶宁得胸怀里睡着了。

叶宁将郭碧婷轻轻得抱起,小心得将她放在这个石台上面,默默得望着她。

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怎么样
北京市中关村医院怎么样
福建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宁夏公立牛皮癣医院
上饶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