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霍启刚霍家绝不通过体育挣钱不强迫儿子练体育

2019-03-26 12:54: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对话本届东亚运动会最年轻的代表团团长

独家专访

■ 特派记者 白志标 黄越滔

本报天津10月14日电

东亚运动会,香港代表团最引人关注的明星是他们年仅34岁的团长霍启刚。很多人对霍启刚的认识源于他和“跳水皇后”郭晶晶的恋情。今天,本报记者对这位年轻的团长进行了独家专访,我们惊讶地发现霍启刚原来是个“体育通”,他跟我们聊起了竞技体育在内地、香港不同体制下的利与弊,聊运动员退役后的生存问题,聊他心中假想的中国人的体育发展之路。

到天津等于回老家 做体育不能当生意

走进香港代表团下榻的酒店房间时,就看到霍启刚在向工作人员要感冒药。见了我们,霍启刚很礼貌地说:“不好意思,我好像要生病了,所以先吃点药。”霍启刚的面容看上去有些疲惫,他坦言:“来到天津就等于回老家一样,除工作,朋友的邀请也是盛情难却。”原来,霍启刚还是天津市政协委员,同时又在天津市青联任职。

4年前本报记者就曾采访过霍启刚,对他的谦逊和礼貌已不陌生,这次让记者惊讶的是他对竞技体育的认知——在霍启刚看来,竞技体育最重要的不是成绩而是创造快乐。身为团长,他最先谈到的不是香港队的成绩,而是怎样帮助香港选手心无旁骛地去完成比赛,并保证他们的安全。

身为霍英东的长孙、香港奥委会主席霍震霆的长子,霍启刚头顶的光环耀眼,但肩负的责任和压力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霍启刚曾说过为什么盆腔炎会小腹痛,外界看他做任何事情都很顺,其实都是他用双倍努力换来的。由于他所处的位置,很多事情根本就不可以失败。但参与竞技体育的管理工作,对霍启刚来讲不存在成功和失败,他说:“我们不能把体育当生意来做。”

当团长是辛苦活 看比赛是“重任务”

广州日报:从过去做你父亲的助手到如今当东亚运香港代表团团长,这种身份变化给你甚么不同的感觉?

霍启刚:这是我第二次当香港代表团团长,上一次是2009年新加坡青奥会时。那时我们参加的运动员人数少,也就几十人,管理起来也相对简单,而这次运动员有304人,参赛项目有23个,不要说管理了,光是去赛场看比赛就是一项很重的任务。好在我们团队办公室里的人都是老手,还有副团长的配合,我们可以互补,所以压力不算大。

广州日报:作为团长,你最主要的工作是什么呢宝宝咳嗽吃什么

霍启刚:作为团长,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给运动员们一个轻松的比赛环境,让运动员们不用担心,比如车来不来、吃得好不好。其次是保证运动员们的安全,处理可能突发的情况,这次到现在还一切正常。广州亚运会时,我们的自行车运动员撞车受伤,她们还想继续冲一下,照了X光后,为了以后的训练,我们决定一定不能让她们继续比赛。好在这次没出大的事情,因为重大的决定肯定要落在团长身上。

霍家企业绝不通过体育挣钱

广州日报:你对体育有怎样的认识?

霍启刚:我自己也是个体育迷,很喜欢体育比赛。我觉得体育不能光看谁输谁赢,而是一个超越比赛的交流平台,通过它可以到达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北京奥运会连花清瘟胶囊哪里有卖,为什么要办呢?那末辛苦,花那么多钱,由于通过运动会可以展现国家的发展。比赛很短暂,也就两周多的时间,但向全球展示了中国现实的情形,国外的人们看到的是进步的中国,消除了其他国家的人们对中国的误解,我觉得这比拿了多少金牌意义更加重大。

广州日报:现在体育与商业结合得愈来愈多,你怎样看待这类体育商业化?

霍启刚:首先我必须声明,我们家的企业是绝对不会通过体育来挣钱的。其实,现在内地的体育市场发展比较慢,中国体育如果不靠政府行动,成绩不会那么好,但以后如何走呢?这个模式是不是能继续呢?我的想法是未来能不能加一些市场行为进去。

广州日报:在你的想法中,有没有一个成型的市场与体育结合的模式呢?

霍启刚:我觉得美国的一些做法值得鉴戒,美国体育最主要的摇篮在大学,有成功的大学联赛,有观众,有商业行动。大学也有很高的奖学金,让有体育天分的年轻人可以遭到好的教育,还能进行系统的训练,走出校园还有全部商业市场支持。体育与商业不是分开的,一旦分开,那政府就只能掏钱养着了。香港虽然与内地体制不同,但如何让大学重视体育也是个问题,大学的领导重视才行。必须有市民参与、学校参与、商业参与,才能让体育真正发展起来。

不会强迫儿子从事体育项目

广州日报:你说很喜欢体育比赛,那你喜欢哪些体育项目呢?

霍启刚:我主要是喜欢运动健身,平常去打打网球,有时也陪妈妈打打羽毛球,她喜欢羽毛球。高尔夫球太费时间,一般都是去深圳打。至于我喜欢的项目,过去自己最喜欢看球类项目,很刺激,现在肯定是喜欢跳水了。

广州日报:这次香港跳水队还拿到了奖牌,将来这个项目会不会成为香港体育的重点项目?你太太有没有可能偶尔去指导一下呢?

霍启刚:抛开她不说,我跟中国游泳协会就香港跳水的发展谈过,想在香港推广跳水,但香港跳水场馆太少,体操也是这样,只有一个体操馆。固然我们希望今后能大力推行。

广州日报:你是一个体育迷,现在也有了儿子,有没有想过让儿子将来从事甚么体育项目呢?

霍启刚:我们不会强制他,一切都随他自然发展了。

分享到: